《朝花夕拾》读后感

《朝花夕拾》读后感

本文入选南方周末“阅读新火种”中学生读后感征文活动高中组二等奖,作者是广东省肇庆市封开县江口中学的侯秋榆同学,指导老师:黄漪。

不知道为什么鲁迅把旧事重提改成了朝花夕拾,但不得不说,这夕拾的朝花,已不仅仅是旧事,反倒是新事、喜事、伤心事。

无可否认,鲁迅的骂功是中国一绝,以致于骂狗、骂猫、写鼠也有人惶惶不安,那顶带刺的高帽带上了,也就取不下来了。难怪鲁迅先生爱骂狗,这“骂畜生”不犯法的好事,也只有他老人家占尽光,好歹比那杀猪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快活自在。

且不说那些名人教授有没有狗血淋头,但这不好惹的“高帽”却带牢了,堂而皇之地以动机褒贬作品,是人就看得出,那柄匕首是正中要害。连一本薄薄的回忆散文集中都充斥着满腔愤慨之情,即见其他那些杂文、小说集的锋利。讽刺有魅力,当然,在鲁迅笔下,那叫艺术。

小说初中的语文教材,每本都有鲁迅的文章,大概多数都选自这个好听的名字—《朝花夕拾》,琢磨久了也想,夕拾的朝花什么味?

酸。的确,看鲁迅的文章有点酸,什么酸?心酸。你看《父亲的病》,作者从正面写家道衰败的颓唐,仅从父亲口里说的嘘嘘话,作者在左右奔波瞻前顾后的疲态,表面上是祥和安平,但心里却按耐不住,到篇尾,衍太太唆使作者叫父亲,却遗留给作者的最大错处。感人肺腑,又不乏暗中对衍太太这个自私多言使坏形象的嘲讽。

甜。不说阿长与鲁迅过年时行礼的温馨,也不说看社戏、看五猖会时的快活热闹,单提起百草园“油蛉在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的童趣,一切感受的天真浪漫,一切体味的亲切柔情,又似乎搭上了独特的鲁氏桥,进了甜美的童年故乡。

苦。成了名人正人君子的仇敌是苦,阿长,父亲的逝世是苦,永别的藤野先生是苦,跳进旧中国的大染缸而不得解脱,更是苦。革命苦,百姓苦,苦了鲁迅,也苦出了这本在暴虐、阴暗、乌烟瘴气趟过的《朝花夕拾》。

辣。鲁迅的本色。辛辣的笔风,自然会有其笔尖直指的人群。那句横眉冷对千夫指,凛然一个顶天大汉的形象,对反对、守旧势力的抨击与嘲讽是毫不留情。譬如对陈、徐两人犀利、刻薄的讽刺,入口微辣,入肚却穿肠荡胃,甚是寻味。

咸。泪水的味道。朴实感人的散文,就足以催人泪下。旧事的点滴,是《朝花夕拾》可歌可泣的盐分,染咸的是回忆,溅起的是读者深思的心灵。

看过的回忆录,大都是风花残月,捕风捉影的闲情逸致,倒没见过夕拾的朝花也别有风味,也是,百味不离其宗,朝花夕拾一样艳。

2021年,南方周末报社着力打造“阅读新火种”公益行动,旨在立足机构媒体的优势,整合多方优质资源,推出面向青少年、教师群体的多元化阅读推广举措,让阅读流行起来。
 
9月至11月, “阅读新火种”开展中学生读后感征文活动,鼓励更多学子领略优秀著作的魅力。目前征文评选已结束,欢迎进入“语你共进”专区了解更多获奖作品:http://www.infzm.com/content/203395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