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撑不起,泉州怎么拼才会赢?

制造业偏重的城市如何发展科创?

泉州开始一项计划:推动当地企业赴北交所上市。

据11月18日当地媒体报道,泉州市近日印发通知,启动七大专项行动,要在“十四五”期间,每年从全市挂牌上市后备、专精特新、国家高新技术等企业名单中筛选出具备北交所上市潜力的企业。

早前,北交所鸣锣开市,全国首批上市了81家企业,泉州市名落孙山。泉州目前拥有37家专精特新企业,和其他“万亿俱乐部”地级市差不多;但高新技术企业数量相去甚远。

我们以苏州、无锡、佛山、南通和东莞等五座“万亿俱乐部”地级市作为参照系。【注1】2020年,泉州高新技术企业数量突破1000家。尽管超额完成目标任务,但在六座城市中依然垫底。

研究团队早前发布的《57城科技创新榜》中,GDP排名全国第18名的泉州,科技实力位列40名开外,处于“下位区”。

高新技术企业撑不起来,泉州怎么拼才会赢?

搞科创,泉州身家薄弱

泉州搞制造业很行,但搞科创似乎先天乏力。比起其他万亿元GDP地级市,泉州的科技创新在多个方面表现薄弱。

“十三五”规划中,泉州设定的2020年研发强度目标为2%,但实际仅为1.38%。

这很大程度是科研资源不足的拖累。

泉州拥有18所本专科院校,这看起来不算少,但这座城市大专以上学历人口占比仅10.5%,不到全国平均水平(15.47%),在六座城市中垫底。

18所本专科院校,数量上不如苏州和无锡,但比佛山和东莞多。

然而,东莞和佛山虽然本地的高校少,邻近的广州却拥有大量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从改革开放早期的“星期六工程师”开始,广州(以及后来的深圳)科研人才的跨市流动成就了这两座制造业之都。

从研发投入的绝对值看,与其他城市比较,泉州似乎是最不舍得“花钱”的城市。

2020年,泉州研发经费的投入仅142亿元,约为同样科研薄弱的南通、东莞和佛山的一半。

研发经费少,有科研院所少的因素,也有产业结构的原因。

泉州有九大千亿产业集群。除电子信息产业外,八大支柱产业均为传统产业。尽管泉州不遗余力地推动传统产业“高新化”,但现实就是传统产业研发强度相对更低。

 (新华社/图)

再看科技成果转化。从技术合同数量来看,泉州是典型的技术吸纳型城市。

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泉州市共登记技术合同317项,成交金额4.07亿元,数量增长2/3,金额近乎翻番。简单计算可发现,平均每项技术合同成交金额仅128万元,水平偏低。

泉州更擅长吸纳技术。

福建省科技厅数据显示,泉州2020年吸纳技术1034项,成交金额42.7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6.41%和62.23%。这表明泉州在吸纳引进其他区域技术、成果转移转化方面有一定基础。

最后,泉州“把知识变为钱”的能力也较为薄弱。

南通统计局曾发布文章《南通与泉州主要经济指标对比分析》称,南通先进制造业发展略胜一筹。

有数据为证,从可比较的产业类型来看,2019年南通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的比重为40.3%,是泉州的2倍;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产值占比、生物医药产业产值占比也远高于泉州。

惊艳全国的“晋江经验”

抛开统计数据回到现实。

泉州的科技创新并非如数据显示那样薄弱,而是有着独一无二的优点。正是这些优点,让泉州经济总量连续22年保持福建省首位,并在全国的排位上升至第18位。

讨论泉州离不开晋江。

晋江,泉州最强县级市,中国百强县中位列第五,“晋江经验”曾经名噪全国。

晋江尤其是晋江的鞋业,其创新经验可归结为两句话:传统企业高新化,做自主品牌。

晋江的鞋业以“山寨”起家。上世纪80年代,晋江企业借侨胞的信息资源,仿造国外日用品销往全国各地。“山寨”时期的资金、技术和设备积累,为晋江企业90年代的贴牌代工打下基础。

而后,晋江企业不满足于“为他人做嫁衣”的代工模式,开启了自主品牌之路。

这里面,安踏的故事最广为人知。

据公开报道,1988年,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丁志忠带着600双鞋,北上开拓国内市场。在北京的运动鞋销售市场,丁志忠发现,晋江代工的品牌运动鞋一天能卖1万元,而晋江生产的没品牌的鞋一天卖3000元就算“奇迹”。

这刺激丁志忠立下目标:创造属于晋江的名牌。

1991年,丁志忠和父亲在家乡创办了安踏公司。当时运动鞋没有篮球鞋、跑步鞋、羽毛球鞋之分,统称为“旅游鞋”。

此后的一次全球经济危机,坚定了安踏们发展自主品牌的决心。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国际订单量急剧下降,代工企业“断了炊”。

(新华社/图)

危机之后,晋江及泉州企业、政府齐心发力打造自主品牌。1998年,晋江市政府明确提出“品牌立市”的发展战略,该战略在2002年升级为打造“品牌之都”。晋江市政府拿出真金白银,以一次性奖励、优惠地价等方式鼓励企业创建自主品牌。

上一级的泉州市政府,亦出台《关于争创驰名、著名商标和名牌产品工作的通知》等文件,引导企业“争创品牌”。

1999年,安踏的利润只有400万元,就拿出80万元邀请孔令辉做代言人。孔令辉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夺得男子单打乒乓球金牌,实现个人“大满贯”,帮助安踏成为最知名的国产运动品牌之一。

那时,晋江品牌争相邀请体育明星、娱乐明星代言,将广告铺满电视节目、街头巷尾。

这只是第一步。想抓住消费者,企业还需要做更多。

前有国外品牌围堵,后有大批厂商追击,激烈竞争下的晋江企业试图从研发环节打开突破口。

2005年,安踏斥资2000万元,率先成立了中国第一个运动科学实验室。这一年,安踏用于创新、研发的资金达到3000万元。

如今,安踏、匹克等企业,已是不折不扣的高新技术企业。

安踏集团2020年研发投入超过7亿元,匹克近年来每年约投入销售额的3%作为研发费用。它们用科技打造的“吨位鞋”“氢跑鞋”“态极”跑鞋等产品成为热销品。

从山寨、代工到自主品牌创立,晋江鞋业展现了如何向研发、制作、品牌全方位升级。

“后半场”,泉州科创如何拼?

晋江的故事表明,泉州不缺乏创新基因。只是与其他万亿元GDP地级市相比,泉州稍显薄弱。

处在转型升级“后半场”的泉州,对自身的问题看得很清楚。

泉州市“十四五”规划明确指出,当前城市的短板,是制造业大而不强,科技创新、数字经济和现代服务业支撑不够;中心城区集聚度不高,市域统筹不足。

那么,在一个民营经济为主、产业结构偏“传统”的地级市,科技创新如何提升?

要成果就要投入。泉州2020年研发强度目标未能实现,又提出2025年研发强度达2.4%的目标。而研发经费支出将从现在的140亿左右提高至360亿元左右。

企业将是研发经费支出大增的主要受益者。泉州市“十四五”规划提出,培育一批创新能力强、拥有核心技术前沿技术的科技龙头企业,引领行业技术创新。

就在最近,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泉州市组建“高效太阳电池装备与技术国家工程研究中心”,该中心是福建省二十多年来获批的第三家国家工程研究中心。

这家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由福建金石能源有限公司牵头,联合南开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6所高等院校和厦门稀土材料研究所、福建省计量科学研究院,以及钧石能源、新峰二维材料、协鑫集团、阿石创等7家上下游企业共同组建。

11月初公布的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泉州一家高新技术企业榜上有名。福建佰源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泉州佰源机械科技有限公司)与浙江理工大学等单位联合申报的"高性能无缝纬编智能装备创制及产业化"项目,荣获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科研底子薄弱的泉州,还积极引入外部智力资源,助推当地企业提高技术创新能力。

近年来泉州通过实施“大院大所大平台”等计划,引进建设了一批与产业发展紧密结合、各具特色的科技创新平台,承担产业关键共性技术突破、重大创新产品的研发攻关,帮助传统制造业企业更新迭代、新兴产业发展壮大。

(新华社/图)

2013年以来,泉州先后引进共建各类科研院所18家,覆盖智能装备、电子信息、纺织鞋服、石油化工、新材料、陶瓷建材、生态环保等新老产业领域。

公开信息显示,这18家科研院所已累计服务企业4900多家,为企业解决技术难题645项,获横向技术服务收入1.49亿多元。

从创新平台到创新主体,再到科技成果转化,泉州希望在“十四五”期间建成区域创新中心和科技创新发展“引领极”。

若能通过科技创新华丽转身,泉州将为众多传统制造业偏重的地级市提供良好典范。

注1:东莞2020年GDP未能破万亿元,但2021年破万亿元概率很高,因此也纳入对比范围。

参考文献:

1.泉州践行“晋江经验”的新发展新启示/中国社会科学院“‘晋江经验’新发展新启示”课题组著.—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1

2.中新网福建:2021年中国“百强县”榜单发布,福建六地上榜

http://www.fj.chinanews.com/news/fj_rmjz/2021/2021-08-06/488368.html

3.中国青年报:安踏:让中国人用自己的体育品牌

http://zqb.cyol.com/content/2006-09/19/content_1514241.htm

4.新华社:靠科技推动“国潮”——部分民族体育品牌发展观察

http://www.xinhuanet.com/sports/2021-08/06/c_1127735536.htm

5.福建日报:泉州:发动创新引擎,制造大市“一路向强”

http://gxt.fujian.gov.cn/xw/ztjj/rmzt/bzdh/fzzl/zdzq/202106/t20210621_5629474.htm

6.“大院大所大平台”赋能泉州制造——已引进共建各类科研院所18家,累计服务企业近5000家

http://rsj.quanzhou.gov.cn/zwgk/tjxx/202108/t20210806_2599763.htm

(头图/新华社)

可视化|白桦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