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组织要在第三次分配中唱好主角

1125日,南方周末第二届筑梦者公益大会举办。权威发布环节中,南都公益基金会名誉理事长、联合国可持续金融顾问委员会委员徐永光分享《社会组织要在第三次分配中唱好主角》。他表示,从第三次分配的运行格局来看,社会组织在当中要扮演好五种角色:被信任的角色、透明的角色、舞伴的角色、社会创新家的角色、投资家的角色。

最近党中央首次提出把第一次分配、第二次分配和第三次分配协调在一起,建立一个共同富裕的基础性制度安排。中央号令一出,第三次分配成了一个社会热点。

第一次分配,是通过市场,按照竞争性的原则进行,它会出现贫富差距。

第二次分配,是通过政府,按照一种强制性的原则,用税收制度和社会政策来调节分配,缩小贫富差距。

第三次分配,是通过社会,按照自愿性的原则,就是通过自愿的捐赠来调节社会分配,缩小贫富差距。

我在2004年全国政协会议上的提案,就涉及到三次分配的内容。当时我把三次分配的案例做了介绍: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实施的希望工程,每支出100元就有89.8元从城市转移到农村,有87.7元从发达地区转移到贫困地区,有88.2元由高中收入阶层转移到低收入阶层。这是经过评估的一个结果,就是很鲜活地介绍了第三次分配的功能。

第三次分配实际上就是通过公益的捐赠,通过社会自愿的捐赠,来推动共同富裕。

这样的社会的行为,应该遵循怎样的规则呢?首先,国家是法律规范、政策倡导;政府是依法监管,奖优罚劣;社会公众自愿参与“用脚投票”;公益行业应该建立行规,自清门户,也就是说要加强自律;社会组织要平等竞争,优胜劣汰。

从这样的第三次分配的运行格局来看,社会组织在当中确实需要扮演主角的位置,但同时捐赠人也应该是主角,所以捐赠人和社会组织应该是共同的主角。社会组织为什么在第三次分配当中要扮演主角的角色?它应该是哪一些具体的角色?我觉得它要扮演五个角色:

角色一,扮演信任的角色,它要为第三次分配打好一个信任的基础。

现在我们国家、我们的公益组织最缺的并不是钱,我们最稀缺的是信任。所以,第三次分配是自愿的捐赠,自愿捐赠的前提是我信任你我才捐款,没有信任就没有第三次分配的健康发展。

角色二,扮演透明的角色。

捐款从公众捐款、社会组织筹款到管钱,到花钱,一定是公开、透明的,就如同一个玻璃口袋,让大家清楚你的钱是怎么进、怎么管、怎么出,你的钱花得是不是有效,这样一个透明的角色是极其重要的。

重提十年前的郭美美伤害中国红十字会的旧案,其实她根本没有花过红十字会的一分钱,但到现在,这个问题还没有克服,对红十字会的信任问题还没有解决。而这个问题的根源就是因为透明度不够。

所以,第三次分配前面两条,社会组织要扮演信任的角色、透明的角色,是特别重要的。信任和透明,才会引来公众自愿的捐赠。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捐赠一定是自愿的,这是法律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都有明文规定,逼捐、派捐甚至是以权谋捐都是违法行为。

上述两条都是第三次分配必须遵循的铁律,是最重要的底线,第一是自愿,第二是透明。如果没有这两条,第三次分配就很难到预期的效果。

中央关于第三次分配的制度性安排一经发布,有的人就产生了误解,这是不是要劫富济贫。对于企业来说,它的主要责任是把企业做好、承担社会责任,第一次分配做蛋糕,为第二次分配造血,企业已经作出了最大的贡献。“劫富济贫”式向企业要钱,实际上是要股东的钱,而这些钱并不是由企业主自由支配的,这实际上是对第一和第二次分配釜底抽薪,甚至是杀鸡取卵。

在中共中央十九届六中全会的新闻发布会上,财办副主任韩文秀先生明确说,把企业办好是企业的本分,也是为共同富裕作贡献的正道,同时国家鼓励企业和企业家在有意愿、有能力的情况下,积极参与公益慈善事业,但是慈善捐赠是自愿行为,绝不能杀富济贫、杀富致贫,不能搞逼捐,因为那不符合共同富裕的本意,也不可能达到共同富裕的目的。这是党中央的声音。所以,我们企业家们要有定力,先做企业家,再做慈善家,先把企业办好,在有能力的时候捐款。并且最好是捐自己的钱,捐自己的股权,把企业掏空是万万使不得的。

角色三,要做一个舞伴的角色。

第三次分配的基础是公众参与,没有公众参与第三次分配是走不远的。所以,着重关注企业家实际上是破坏第三次分配的行为。

那么公众参与是一个什么样的价值呢?公众在参与公益事业和帮助弱势群体的过程当中,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慈善捐赠成果,不断激发热情。只有他参与,他的热情才会不断得到激发。

最近我就看到很多希望工程受助孩子成长的案例。我们过去做希望工程,捐赠人看着孩子们成长,并且始终保持联系。虽然本来只是说帮助孩子完成小学学业,实际上后来很多捐赠人继续跟进他们上中学、大学。这就是通过参与,来激发公众的积极性。

1992年,可口可乐中国区董事长陈奇伟找到我,他说要给希望工程捐款,而且捐款的额度还比较大。我问道:“陈董事长,你为什么想到要来给希望工程捐款呢?”他说:徐先生,现在全民都参加公益,支持希望工程,我们企业要是不跟上,就会被公众抛弃。所以,有了好的公众基础,才会激发企业家更加自觉、更加努力地支持和参与公益事业。

角色四,社会创新家的角色。

社会组织一定要把第三次分配的捐赠资源用好,善财善用,提高效率。社会组织不能只做捐款的搬运工,纯粹的给钱并不会使弱势群体和穷人感受到社会的关怀。这样的案例很多,相信我们也有很多感受。

所以,全世界所有的研究案例表明,如果只是给受助者钱财方面的支持,而受助者没有参与,没有从内心去改变、激发受助者,去提高赋能,提高他们改变命运的能力,那么这样的捐赠结果大多会是负面的。早在将近一百年以前,美国慈善家卡耐基在《财富的福音》里就说,当今富人的罪恶不在于他们吝啬,而在于他们滥行布施。

我们社会组织一定要做社会创新家,把第三次分配的捐赠资源用好,特别是把它用来解决社会问题,还要整个提高这些需要帮助者的素质,使他们能和全社会共同来进步。

角色五,扮演投资家的角色。

投资家的定义很广,公益的捐赠投入也可以看成是一个投资行为。还有公益的财产,现在我们存量的公益资产是2000亿,那么这2000亿的公益资产现在年收益率不到2%,我们的CPI是多少?2.5%,所以我们的公益资产是在缩水。

最近有哈佛大学基金会的相关报道。去年基金会300多亿的财产,回报率是33%。如果按照这样的回报速度,两年多哈佛基金会的资产就可以翻倍。而我们现在的慈善资产却在缩水。未来,在第三次分配共同富裕号令的带领下,公益资产、公益捐赠会越来越多。

如果有5000亿拿来做投资进入资本市场,它实际上对于资本市场是一个耐心资本,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让我们的市场更好,让我们的公益本钱更大。

谢谢大家!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