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妈妈足球队:重新上球场的女人们

2021年,第十四届全运会增设了群众组女子足球项目。根据竞赛规程,五人制女子乙组(老将组)的报名年龄是37岁至60岁,以县、区或县处级以下的街道、乡镇等为单位组队参赛。汤静怡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因为广东省内少有这样一支完整的中年女子足球队一直坚持在踢球,当时湛江足协主席找到她,希望以她们为主要班底,代表广东出征。

2021年6月,在第十四届全运会群众组五人制足球女子乙组(老将组)比赛中,以湛江赤坎女子足球队为代表的广东队夺得冠军。(受访者供图/图)

傍晚七点,体育场灯光亮起,比赛开始了。这是一场友谊赛,对手是一支中年男队。球场边,一位对方的替补球员——身穿红色球衣、略微秃顶的大叔,正用粤西的白话,对着架好自拍杆的手机直播:“今天是我们小鲜肉队,对阵大妈队。”

47岁的汤静怡是这支女子足球队的行政队长。她一头齐耳短发,在球场上奔跑,远看像是十几岁的少女。只有走近了,才能从深陷的眼窝和唇边的法令纹中,看出时光雕刻的痕迹。2021年10月底,一场寒潮刚过,她们换好粉色的队服,套上短裤长袜。在白线边猛跳了几下,“噌”地冲进球场。

2021年6月,在第十四届全运会群众组五人制足球女子乙组(老将组)比赛中,以湛江赤坎女子足球队为代表的广东队夺得冠军。这是本届全运会产生的首枚金牌,也是广东女足全运史上的首金。金牌背后,这支球队的构成也引发关注——她们是一群平均年龄41岁的妈妈,是保安、销售、体育老师、公务员和美容师……

位于中山一路西的赤坎体育场,是故事开始的地方。1970年代起,女子足球运动在中国蓬勃发展,铿锵玫瑰的身姿出现在绿茵场上。在湛江市赤坎区,一批又一批十岁左右的女童,被选入业余体校,一些人由此进入专业队伍。退役之后,她们步入社会,结婚生子,生活波澜不惊。

六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她们重新回到这片球场。旧城区低矮的老式宿舍楼,残破的塑胶跑道,铁丝网围起的田径场,这里几乎还保留着儿时的原貌——足球是身体,亦是头脑的对抗,更是一场事关尊严的征途。

“不仅是成就感,还有人家对你的尊重”

2021年613日,最后一场对决天津的比赛。为了保持兴奋感,广东队守门员朱燕英把自己的手臂掐得青紫。

此前的四场比赛,广东队分别以7:1浙江队、3:1辽宁队、4:0陕西队、12:0贵州队的战绩取得全胜,这场比赛只需平手就能获得全运会冠军。天津队也是一支劲旅,守门员张娜曾代表中国女排获得雅典奥运会冠军。上半场比赛开始,广东队便大比分领先,引得对手频频犯规。

下半场还剩12分钟,双方比分3:4,队友从中场把球传回汤静怡。进入对方禁区之后,守门员已经冲了出来,身后还有一个后卫。只有一秒钟的时间,她用左脚轻轻一勾,球进了,人随即摔倒在地。她起身后,跳起来和队友紧紧拥抱,解说评价:“在高速运球中做出流畅精彩的动作,这就是足球的魅力。”比赛最终以广东队8:4取得胜利。

广东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康复医学中心主任梁高哲是此次全运会广东女足队的随行队医。他记得,比赛期间那种实打实的对抗,已经超乎他的预料。“因为足球本身就是激烈对抗的,特别是她们老女足,作风都是很凶狠的。一场球下来,基本上所有人都是全身发紫。因为我本身也是比较爱玩足球的,包括我们男足,我们湛江各个县区,每一年都有足球赛,我也经常去给他们做治疗,他们对抗强度都没有这么强。”

让他印象很深的是朱燕英对单刀球的扑救。“因为五人制足球场地本来就小,距离也很近,这种大力射门力量是很大的。我们以前也当过守门员,对面来单刀球能躲就躲。单刀球就是一对一,对攻球来了,就你一个守门员的情况下,那你就是全队最后一道关了,并且你上我进,可能是大力爆射的,这种真的是需要勇气的。”

比赛结束回家,朱燕英打开门的一瞬间,六个月大的儿子坐在垫子上玩玩具,看到她先是愣了一下,过了两秒后,认出是妈妈,哇哇大哭,她放下行李箱,来不及洗手,赶紧抱起小孩。丈夫看过比赛的直播,但两人从没聊过拿冠军这件事。

2018年,汤静怡创建了一家足球俱乐部,做青少年培训,最近有8所学校找她合作。开车时,手机每隔几分钟就会响起,她挂了微信电话有些烦躁,粤语换回生涩的普通话,“我想在车上跟你聊一下,但电话一直来”。她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