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看不懂NFT,就像爸妈当年看不懂网购

毫无疑问,NFT是今年的热词,出现在国内外的新闻头条里,在艺术、科技、商业等领域被广泛讨论。柯林斯词典也将其评选为 2021 的年度词汇。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总是看到它,但并不是很了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NFT的全称是“Non-Fungible Tokens”,即非同质化代币,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非同质化数字资产。具有不可分割、不可代替、独一无二等基本特征。

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郭全中这样对“NFT”做出详细解释——

同质化是指所有资产之间遵循着共同规则,且可以自由分割和交易置换,如现实中的各种法币和游戏场的游戏币等;而非同质化意味着完全独特且唯一,并且不能分割、彼此之间不能自由交换,如《王者荣耀》等网游的皮肤、腾讯QQ靓号、一些独特的域名等。

数字加密货币分为原生币和代币两大类。其中原生币拥有自己的主链且使用链上的交易来维护账本数据,包括比特币、以太币等;代币是依附于现有的区块链,使用智能合约来进行账本的记录,如依附于以太坊上而发布的通证。

在代币当中又有同质化和非同质化之分,同质化通证FT(Fungible Token)是指互相可以替代、可接近无限拆分的通证,任何人持有的通证都是同质的;非同质化通证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具有不可分割、不可代替、独一无二等基本特征。

很多看似“疯狂”的事情在发生,比如今年3月前沿艺术家Beeple的NFT作品《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通过佳士得拍卖行以超过6900万美元天价出售;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在15年前发出的第一条推特NFT在今年3月也以超29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60万)的价格成交。这种令人咂舌的案例在今年,数不胜数。

△NFT数字艺术品《每一天:前5000天》。图源:佳士得。

狂欢之下,我们也要警惕其背后的风险。在人民网的报道中,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告诉记者,据《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的规定,如果想要在正式的交易所开放NFT交易,必须经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或者需要取得国务院或者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的批准。“应当着重从NFT产品的定价、销售(拍卖)、营销模式、二手专卖(转拍)等方面进行监管。”

新事物的诞生,总是被狂欢和风险包裹。我们邀请郭宇从技术方向来聊一聊他关于NFT的一些看法。

在他看来,人类经济行为从现实世界过渡到虚拟世界这一趋势不会改变,并且可能在未来数十年产生重大的影响力。

但同时,NFT 并非万能,它所代表的产权并非物品或作品的产权,而是一段无法造假的产权凭证。目前仍有许多问题函待解决。

专栏·退休日记

郭宇

退休程序员

原字节跳动资深技术专家

北海道定山溪的旅行结束后,青山地区与六本木的行道银杏树终于变成了黄色,无法洲际飞行的日子里,岛国温暖而干燥的秋冬气候,总让我回想起关于巴黎旅行的回忆。

从凯旋门一路沿着香榭丽舍大街散步,道路在某处最终与塞纳河交汇,透过法国梧桐斑驳的枝叶,光影洒落在河岸边的书报摊上,这些流动书报摊在许多国家已难以见到,却是巴黎重要的文化财富,精力充沛时,我会沿着河岸继续东行,穿过杜乐丽花园,便走到了卢浮宫(Musée du Louvre)。

这座艺术宝库展示着人类历史上众多重要的文艺作品,譬如为人熟知的「蒙娜丽莎」。在大芬村,许多年轻人每日临摹这副作品,作为习作和廉价的油画商品销往世界各地,优秀的赝品也许能卖到500美元,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简单却无法忽视的生财之道。

从黑格尔所著「美学」开始,最初服务于宗教用途的绘画和雕塑技术,逐渐发展成一门人类无法离开的实用科学,进而催生出数千亿美元的艺术品交易市场。

在 Web3 的世界,以 NFT(非同质化 Token)作为代表的艺术品交易在今年达到了一个规模化的高峰,凭借大众对 NFT 投资的热情,OpenSea 作为世界上首个NFT交易平台在极短时间内将用户与交易规模扩大了数百倍,诸如 Cryptopunks 等头像艺术品成为 Web3 领域炙手可热的商品,售价水涨船高。

部分投资者认为这是典型的庞氏骗局,市场中甚至出现了将版权不属于自己的作品用来铸造 NFT 出售的侵权行为,OpenSea 也随之收到了许多版权保护团体的律师函。

但另外一些投资者却认为这是为数不多的市场机会,譬如 NBA Top shots,这一数字卡牌藏品就是 NBA 背后的众多版权方与 Flow 平台积极合作的结果。

人们无法理解运行在虚拟世界的经济,这并非仅仅出现在当下时代。

在我的童年,父母也无法理解网络游戏中的道具存在某种真实价值。但现在,不仅网络游戏道具交易形成了约400亿美元的巨大市场,虚拟经济在互联网世界更是无处不在,从 App 内部购买到服务订阅。

随着我们在互联网上花费的时间越多,我们所创造和流通的真实价值也越多,虽然大部分用户所创造的数据,在法律意义上并不属于用户自己,而属于平台(譬如我们的微信账户不属于自己,而属于腾讯公司,作为用户,我们只有账户的使用权)但这并不妨碍越来越多的人们为成长中的平台贡献优质内容,想方设法将流量变成现金,兢兢业业地在虚拟世界创造价值。

我认为,人类经济行为从现实世界过渡到虚拟世界这一趋势不会改变,并且可能在未来数十年产生重大的影响力。

在 2021 年,市场中的活跃话题是 NFT,但这不仅意味着 OpenSea 上无数看起来没有「价值」的数字头像,在世界的另外一个角落,菲利宾,数十万用户沉迷于一款叫做 Axie Infinity 的网络游戏,他们在游戏中根据规则获得名为 Axies 的道具,本质上也是 NFT,在菲利宾疫情导致的封锁期间,许多人依此为生,甚至成立了众多「打金公会」,将游戏中的交易变成了一种生活所迫之下的职业选择。

△Axie Infinity 被央视定义为“元宇宙”骗局。

NFT 可以用来代表任何一种已被创造的虚拟价值,譬如游戏道具,虚拟艺术品,小说,音乐甚至在线大学文凭,存放于用户自己的钱包中,并能够以非常简易的方式鉴别真伪,但 NFT 并非万能,它所代表的产权并非物品或作品的产权,而是一段无法造假的产权凭证。

目前仍有许多问题函待解决,但它已经完成了互联网经济产权确立中的第一步:在传统的世界观念中,我们通过为这些虚拟价值寻求线下买家来获得收益,在 Web3 的世界,这些价值能以 NFT 或 ERC-20 Token 的方式通过跨链桥或聚合交易网络等方式不断地从一些价值网络转移到另一些价值网络,这些交换是充分而流动的,甚至存在着衍生品等二级交易市场。

这样的变化意味着,为虚拟世界的价值确立产权,基于这样的产权派生的交易也会在虚拟世界运行,直到一方不得不将这种价值变成以法币计算的购买力为止。毫无疑问的是,Web3 的构想确立了互联网的经济体系,通过观察链上全部价值锁定额度(Total Value Locked)可以发现,两年间,锁定在虚拟经济中的法币价值不断稳步提升。

换句话说,与其将 Web3 比作某种宏大而突进的变革,不如说随着锁定于虚拟世界的价值愈来愈重要,我们不得不采取一些行动来适应这种变化。

当清教徒乘着五月花号抵达美洲大陆,试图创建第一个永久殖民地时,他们还意识不到这些行动将极大的改变历史的进程。

相似的,我们像远渡重洋的先民,试图拨开盘绕在大西洋上的重重迷雾,跨进一个崭新的互联网大航海时代,纵然冒着葬身大海的风险,却不再回头。

(来源:城市画报)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