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四万,高管减薪,退费百亿
新东方“断臂求生”

“我们开了很多会,反反复复地讨论,新东方在政策允许范围内,还能做什么?裁撤K9这个决定,我们做得很艰难。”

新东方目前的存量业务包括国际教育、大学业务、游学研学、营地业务等非K12业务,以及高中业务。“这两部分的规模还有一百多亿。”

7月以来,新东方新成立的公司超过50家,平均三天成立一家新公司。

(本文首发于2021年12月23日《南方周末》)

2021年8月以来,新东方开始陆续关闭教学点,预计将关闭超过1000家。 (视觉中国/图)

距离新东方K9业务(幼儿园至九年级学科辅导服务)全面终止,仅剩一周时间。

2021年11月15日,这家中国最大的民办教育服务提供商宣布,2021年底前,全国所有学习中心不再提供K9学科类培训服务。这部分业务约占新东方营收的60%,按最新财年营收数据,新东方营收将减少25.66亿美元(约合163.66亿人民币)。

作出这个决定的第二天,是新东方成立28周年的生日。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创始人、董事长俞敏洪,CEO周成刚,执行总裁、首席财务官杨志辉等高管在新东方北京总部,和员工们一起踩气球、切蛋糕,度过了这个难忘的日子。

这一天,已到花甲之年的俞敏洪在内部面对全体员工发表了一篇讲话。他说,“在这次变化之前,我已经做好了60岁退隐的打算,悠游江湖,潇洒余生。我打算把自己变成大半个徐霞客,但是,今天的我真的是需要从头再来,可能要和大家一起再奋斗几年,甚至十年、十几年。”

俞敏洪在内部讲话中说,新东方不应该是叫体面地、优雅地退场,而是充满自信地转身或转型。他将此次变革看作新东方脱胎换骨的机会。

俞敏洪用《滕王阁序》中“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来描述自己的状态,他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12月21日,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CEO周成刚在北京总部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有从头再来、重生的感觉。当一个行业、企业重新寻找赛道,振奋起来,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断臂”

“K9学科类业务,约占新东方营收的60%。此外,我们至少要关闭2/3的教学点,裁员接近4万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执行总裁、首席财务官杨志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2021年8月开始,新东方陆续启动裁员、关闭教学点等工作。杨志辉算过,“这些离职补偿金、退租违约金等,目前规模已经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根据新东方最新财年报表,截至2021年5月底,营收42.77亿美元,全国共有1547所教学点。以此计算,关闭K9业务,其营收将减少25.66亿美元,关闭教学点超过1000家,员工总人数从巅峰时期的11万人,减少超过三分之一。

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对校外培训机构的业务类型、经营时间、上市融资及资本化运作、常态运营监管做出了严格规定。

十年前,新东方曾遭遇浑水做空,当时杨志辉的第一反应是害怕。“双减”文件下发的这一天,他说自己第一反应是“冷静”,“我们提前不知道政策,但我们对行业有过判断”。

看到“双减”文件后,他脑海中就开始罗列——新东方未来该如何应对?资本市场会怎么看,如何和股东沟通?我们还能做什么业务?杨志辉预判到了股价的下跌,甚至做好了会面临集体诉讼的准备,但这个情况至今没有发生。

7月起,新东方三个上市平台股价遭遇重挫:新东方-S(9901.HK)股价单日跌幅达47.02%,由2月19日最高峰的158.8港元/股,下跌至8月20日的13港元/股,市值从最高峰2699.6亿港元缩水至272亿港元,蒸发2000亿港元规模。

新东方(EDU)股价从2021年2月最高点的19.97美元/股跌至8月下旬的1.68美元/股;新东方在线(01797.HK)股价从年初的28.25港元/股跌至7月30日的3.7港元/股。

7月31日,新东方取消了原定的财报发布和电话会议。

文件发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