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坚、高兴:我的2021年度好书推荐·虚构类

(作者供图/图)

《为什么要把小说写得那么好》,刘按,凤凰文艺出版社,2021年6月

刘按的这部小说集只是为了入乡随俗才叫做小说。它其实是一堆呓语,语言游戏,波普化的句子。有点安迪·沃霍尔或者乔伊斯、品钦的影子。当代文学太土了(土,没有贬意。我指的是某种文学的地方性知识。莫言正是因此而获奖。)。先锋派写作曾经盛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晚期和九十年代早期。这种写作曾经令当代文学具有了一种世界性,然后销声匿迹,只在少数语言角落里继续活跃,比如第三代诗人的诗歌圈子。刘按,意味着先锋派已经在年轻一代作者那里复活,并且走向大众了吗?确实,蓦然回首,年轻一代的阅读眼光已经不是地方性的了。

这种小说称为文更恰当,就像巫师念经,什么声音、什么意思、什么文体不重要,句子创造的梦幻空间。无数表象的句子碎片,这些句子不是为了叙述、耐读,唤起思考、感动,只是愉悦、好玩,一秒钟的美妙,就像现代艺术。宇宙中有多少表象,世界就有多少意义,混乱和不确定无法避免,怎么在这个混乱中建立秩序呢?传统的写作是,将唯一的意义强加于读者。

当然,这不意味着写起来就容易,相当之难。作者才华横溢,有点轻。

《动物园》,何小竹,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月1月

这本小说集有四篇小说。《动物园》写动物园的内幕,这个内幕并非什么深意,被忽略的就在眼前之事。只是小说家看不见,它们不是小说。不是一个设计出来的故事,而是无数的在一个场景中(动物园)的记录。事迹不是故事,因为它还会发生。很好看的小说,如果你关心生命中那些麻木不仁的,肤浅、易逝如“她的乳房又颤动了一下”之类毫无意义的部分——而这正是生命的深度。事情就是这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