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父亲成了基层防疫工作者丨记者过年

除夕当天,父亲从单位回家了。见到我,第一句话便是呵斥:“你搁这儿瞎溜达啥啊,核酸做没做啊,回来跟社区报备了没有?”

2022年1月24日,东北某城市的核酸检测点。 (视觉中国/图)

大年初六一大早,我来到离家六七公里外的一所大学校医院,接种新冠疫苗加强针。

春节假期进入尾声,这座东北某城市的大街上,商铺店休,看不到熙攘的人潮。气温零下十多度,我跺着脚,等着我的父亲。他是一名基层公务员,负责的管辖区域恰好包括了这所大学。听说我想打疫苗,父亲提议可以来这儿接种,“顺便体验一下我的工作日常”。

父亲做审计出身,不久前刚调到街道办,他曾说,街道工作的高强度,“是你闻所未闻的”。

初六的早上,医院里的人稀稀拉拉,我质疑父亲的工作也许不如他形容的那么辛苦。“你明天再来就知道了,”父亲反驳道,“明天是开工的第一天,很多务工人员会回来,街道办也会组织开业商户进行集中检测,那才是真正忙的时候。”

街道办来了个“审计员”

2021年,硕士毕业前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