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冰墩墩的碳排放也被纳入,北京冬奥会如何实现碳中和?

北京冬奥会虽然不是第一届提出碳中和的奥运会,但确是碳中和“含金量”最高的一届奥运会——核算的温室气体种类最全面、时间尺度最长、透明程度最高。

冰墩墩雪容融等特许商品有织物、纸质、金属、塑料等不同材质,每一项都是独立的排放源;甚至观赛发放的小旗帜,也分为国旗和会旗两项排放源,“这是因为它们的尺寸和使用场景不同” 。

从此前大型比赛的经验看,观众一直是最大的排放源。其中出行占了大头,尤其国际航空器的排放量,“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引导观众尽量低碳出行、绿色消费,因为人类活动才是最大的排放源” 。

2022年2月14日,中国选手苏翊鸣参加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资格赛。不少电视观众对赛场的大烟囱感到好奇,其实这是北京首钢的遗址,为冬奥场馆与工业遗产的结合。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图)

请看以下选项,选出属于北京冬奥会的温室气体排放源:

A.外国运动员来华的国际航班;

B.东莞工厂加急生产的冰墩墩;

C.北京冬奥组委日常办公消耗的纸张、墨盒;

D.以上都是。

答案是D

2022年2月8日,广东东莞,负责生产吉祥物硅胶外壳的东莞厂家正准备扩大生产。 (视觉中国/图)

一改奥运会主火炬的高大形象,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的星火传递出无比清晰的环保理念。“水立方”变“冰立方”,“来自张北的风,点亮北京的灯”,6个奥运场馆复用;奥运历史上首次100%使用绿色电力……这届体育盛会正努力成为碳中和的试验场(详见南方周末报道《北京冬奥会:碳中和试验场》)。

北京冬奥会如何实现碳中和?2022128日,北京冬奥组委和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同步发布《北京冬奥会低碳管理报告(赛前)(2016-2021.6)》(以下简称报告),介绍了北京冬奥会碳中和方法学、温室气体排放基准线等。

这是北京冬奥会碳中和的第一份成绩单:即便采取一系列的低碳措施,在赛前的2016-2021年,北京冬奥会实际温室气排放总量仍为48.9万吨二氧化碳当量;预估全赛期2016-2022年实际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为102.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按我国人均年排放量7吨二氧化碳当量计算,这相当于一座约15万人的小镇一年的排放量,已经通过林业碳汇、企业捐助抵消产品等方式抵消。

报告的主要作者为清华大学核研院气候变化重点团队,团队成员周剑任北京冬奥会可持续性咨询和建议委员会碳管理工作组组长,相当于北京冬奥会的碳设计师,此前团队还研究提出了《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低碳管理工作方案》。

210日,周剑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北京冬奥会虽然不是第一届提出碳中和的奥运会,但确是碳中和含金量最高的一届奥运会——核算的温室气体种类最全面、时间尺度最长、透明程度最高。

200种排放源,生产冰墩墩也被纳入排放范围

一墩难求的火热场景下,广东东莞的工厂正火速增产冰墩墩,北京冬奥会的温室气体总排放量也随之增加。

2014年申办起,北京冬奥就提出碳中和目标,但口说无凭——温室气体排放量统计方法和实测数据需要一项项摆到台面上,温室气体排放总量是多少,如何被中和,需要接受全世界目光的评审。

核算温室气体排放总量是第一步。一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