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的乌克兰:白俄罗斯化、分裂还是“永久中立”丨智库视点

乌克兰未来国运如何,并非乌克兰的自主选择,而是国际社会多方博弈的结果。

从目前来看,“永久中立国方案”是俄罗斯、乌克兰、北约、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乌克兰周边国家等各方的最大公约数。

责任编辑:姚忆江

2月22日,来自乌克兰东部的难民乘坐火车抵达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 (新华社 罗曼/图)

2022年2月24日,普京发表电视讲话,决定在顿巴斯地区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特别军事行动”拓展到乌克兰全境,演化成举世瞩目的俄乌战争。

自2014年以来,俄乌冲突逐步升级。

俄乌战争不仅是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多年冲突的集中体现,也是俄罗斯和北约的彻底摊牌。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双方军事实力差距悬殊,北约也不会对非成员国的乌克兰进行实质性支持,预计战争将不会持续太久。战争带来或体现的北约与俄罗斯结构性冲突问题,乌克兰加入北约问题,俄罗斯、乌克兰的安全问题,周边地区安全问题,难民问题等都将在战争后期全部展现。

如果乌克兰加入北约,将使北约兵力向东推进一千多公里,到达俄罗斯家门口。乌克兰与俄罗斯约一千九百多公里的边界将成为俄罗斯与北约的边界,加上波罗的海国家已经加入北约,北约将在俄罗斯西部边界完成对俄罗斯封锁之势,这无疑对俄罗斯形成了巨大的压力。

因而俄罗斯猛然发力,希望永久性地解决这个问题,是俄罗斯采取特别军事行动的根本原因,问题的实质是俄罗斯反对北约东扩到乌克兰。

“摇摆”的国运

当前,联合国、欧盟、北约、中国等重要政治力量均密切关注着这场突如其来的俄乌战争,而乌克兰的前途也成为世界人民关注的重要问题,也是所有问题中的核心。

所谓乌克兰的前途问题,并非指乌克兰采取什么样的宪法或政体,而是作为地处俄罗斯与北约“夹缝”之间的乌克兰,选择面向何方的问题。

自1991年乌克兰独立以来,历届总统的政治倾向不同,独立自主、亲俄还是亲美,都深深影响着乌克兰的国运。

除了首任总统克拉夫丘克(1991年12月—1994年7月)重视独立自主外交之外,第二任总统库其马(1994年7月—2005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better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