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代表委员辩网络直播监管:乱象祸起于打赏?

全国人大代表李君:“无利不起早,关闭平台打赏功能,能有效杜绝主播为获取灰色收益而进行的恶俗、低俗等博眼球和擦边球的行为。”

全国人大代表肖胜方:强制设置打赏冷静期,打赏者三天内可以无理由撤回打赏,打赏金额与频次上限设置权归于监管部门。

全国政协委员张颐武:应鼓励各领域专家、学者在平台通过短视频、直播等方式开展科普,提升优质知识传播者在网的绝对数量。

(视觉中国/图)

从2018年全国人大代表孔涛提出要加强对网络“黑主播”的监管,到2020年全国人大代表丁小兵建议加强“直播带货”监管,再到2021年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发布指导意见,称要建立健全网络直播账号分类分级规范管理,并在必要时设置打赏冷静期与延时到账期,网络直播及相关行业尽管多年来发展迅速,却也乱象丛生,引发广泛关注。

2022年全国两会,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再次提出短视频及网络直播相关建议或提案,部分亦登上微博热搜榜,引发争论。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了其中3位代表与委员,并梳理其建议、提案,试图探讨如何在鼓励部分内容创作者与主播的同时,合理监管网络直播及相关行业。

直播乱象因何而生

蹭流量无底线、直播无底线、网络行乞、数据造假、内容低俗……论及网络直播,在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党支部书记李君看来,其捧红了大批吸金能力强的网络主播,但平台诸如打赏的功能也带来了不少社会乱象。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律师协会会长肖胜方也关注到网络直播“打赏”机制所造成的问题:90后男出纳挪用公款4826万,一年多打赏主播2000万;亡夫打赏主播250多万元,妻子发现后状告主播及平台要求退回;贫困生在朋友圈伪装富二代,贷十几万打赏主播,父母却在家吃低保。

然而,网络直播何以乱象丛生?李君认为,当下网络主播收入高而违法成本低,实时性的直播却又难以监管。而违规违法的直播得不到监管,就会劣币驱逐良币,导致合规合法的直播在竞争中处于劣势。除此之外,还容易使青少年产生不劳而获的思想。而平台针对色情低俗现象,则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始终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设计规则,甚至给予其流量。

肖胜方则认为,“‘打赏’行为来钱太快太多,使得众多年轻人对直播行业趋之若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