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铭: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不只是商贸、商圈和免税

编者按:消费是下一阶段中国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的主题。2022年,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热度不减。如何以新消费激发新动能,成为影响社会发展的关键命题之一。

为响应时代命题,南方周末推出系列访谈——“预见新消费”。我们选取新消费领域的焦点议题,邀请权威经济学者以及知名企业家进行深入访谈,呈现专业洞见,展现专家对当下消费形势与未来发展的思考。

本期为“预见新消费”第一期《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不只是商贸、商圈和免税》。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接受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专访,从“大城市”的视角解读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建设背景和建设要点。
消费中心拉动城市群增长。

消费,成为众多城市未来经济增长的主题。

2021年,上海市、北京市、广州市、天津市和重庆市被选为首批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试点。在此之前,西安、杭州、南京、武汉、深圳等二十多个城市都提出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落选者并未放弃,纷纷发布了建设方案并着手实施。

最新的建设方案来自长沙。2月中旬,长沙正式发布实施意见,将自身定位为“时尚之都”“快乐之都”“活力之都”“休闲之都”。

对此,不少人十分疑惑,消费复苏不乐观、居民消费率长年偏低,为何还要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有何特别之处?仅仅是为了吸引国内外消费,引入消费品牌,建更多的商场和商圈吗?

近期,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接受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专访,从“大城市”的视角解读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建设背景和建设要点。

陆铭强调,不应当仅从消费的角度解读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甚至狭隘地将其理解为商贸、商圈、免税政策。要认识到,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建设有助于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满足国内外消费需求,提升本地服务消费的质量和多样性进而吸引国内外人才,并辐射带动城市群的发展。

对于如何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他建议以更高水平的改革开放顺应消费的增长,重视服务消费,补足公共消费的短板以促进私人消费。

长沙超级文和友 (视觉中国/图)

服务消费是未来增长重点

南方周末:您如何理解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从您的论文和以往采访来看,国际、消费、中心城市,这几个名词都有其内涵,缺一不可。

陆铭: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由三个词组成,分别是国际、消费和中心城市。

我们先来讲消费。

中国经济从结构来讲长期由投资拉动,消费增长存在很多制约,比如一些体制性结构性障碍,人口的空间布局不能顺应消费增长的需要等等。

当前中国人均GDP已达1.2万美元,接近高收入国家的门槛。按经济发展的规律,进入到这一阶段以后,消费的增长会超过投资的增长。尤其是消费增长中服务消费的增长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这也跟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有关。人均收入水平提高到一定阶段以后,吃、穿、用等基本依赖于制造品的增长,已经比较乏力了,而服务消费的增长更快。

当然我仍然强调,这是指平均而言,不是指每一个中国人,中国还存在收入差距的问题。

总体上来讲,推进消费的增长,或者说顺应消费的增长,必然是下一阶段中国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的主题。

第二,中心城市。服务成为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的关键,那么中心城市的作用就会越来越大。因为服务的特点,就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