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文化”、低欲望社会、不宽容的时代:日本国民自信度持续下降

就在年轻群体倾向于“躺平”之际,掌握社会权力和财富的“团块世代”已陆续退休,日本已成为全球老龄化、少子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很丧”“躺平了”“不想再努力了”,这类颓废的词汇时常出现在日本的社交媒体上。颓废文化所衍生出的文字、视频和表情包,更是在青少年群体中广泛流行。

(本文首发于2022年3月17日《南方周末》)

2022年3月11日,日本东京日比谷公园,演员表演日本传统舞蹈悼念“3·11”大地震及海啸遇难者。 (新华社/图)

2022年3月,日本经济新闻社公布了一项民意调查结果,相较于2018年的37%,认为日本经济和技术“强大”的受访者下降了17%。

跟国民自信度下降如影随形的现象是“丧文化”的流行。

青少年普遍缺乏自信?

缺乏自信一直困扰着日本青少年群体。早在2014年8月,日本政府发布《儿童青少年白皮书》就显示,13至29岁的日本青少年受访者“对自己感到满意者”仅占45.8%,“对未来抱有美好希望者”只有61.6%。

在日本、韩国、美国、英国、德国、法国和瑞典等7个国家中,日本年轻人对自己的自信度排名倒数第一。

日本青少年研究所稍早前发布的调查报告也显示,日本高中生跟中美韩三国相比也明显缺乏自信,日本的高中生只有3.9%对自己感到满意,远低于美国的41.6%、中国的21.9%和韩国的14.9%。

对于自己的外貌,日本青少年也普遍缺乏自信。德国民意研究机构Gfk公布的一项“全球外貌满意度”调查显示,全球超过半数的人对自己的外貌感到满意,但日本只有26%。

“或许,日本有谦虚的国民性格,但高中生对自身普遍没有自信,反映了日本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没有发挥学生的积极性。”日本青少年研究所将青少年群体的不自信归咎于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

日本社会学家大前研一认为,这种现象只是“低欲望社会”的一部分。他认为,年轻人普遍缺乏奋斗精神,与“在职贫穷”、劳资关系失谐、中产阶级萎缩、社会阶层固化以及人口负增长和老龄化密切相关。

“如果长期持续未能被及时调整缓解的话,将会对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造成极其严重的影响。”大前研一呼吁。

不自信的日本青少年缺乏自信的表现之一是“宅”。日本内阁府调查显示,至少有69.6万名青少年平时“宅”在家里,沉溺于动漫和互联网,很少外出。同时,日本高中生出国留学的比例也远低于其他经合组织国家,“对一个人生活缺乏自信”。

日本的青少年也普遍政治冷漠,其投票率远低于社会平均水平。2017年的众议院选举中,20岁至29岁年轻群体的投票率仅为33.85%,而当时整个日本的投票率为53.68%。

适逢日本政府推行的“宽松教育”改革,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后的日本年轻人又被称为“宽松世代”。与二战后的40年间成长起来的“团块世代”相比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