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月亮峡谷:在“火星”上遥想劳伦斯

在《智慧七柱》的最后,劳伦斯反思自己一切行动的动机,并没有称之为民族的、大义的、爱国的,相反,一切都是“个人的”,“这隐藏于内心的冲动,像空气逆流一样,形成了我生命中永恒的组成部分”。

“一种活着的死亡”

月亮峡谷(Wadi rum)是约旦南部的沙漠地带,距离亚喀巴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亚喀巴湾附近的地形其实已经接近于荒漠,周围尽是光秃秃的山石,阴天下黄得暗沉,零星的房子散布于山脚,只有公路两侧矮小而稀疏的棕榈树在风中摇摆。

我们很快就看到了沙漠,沙子呈红色,远处是断断续续的小山,行驶在这片不毛之地上,仿佛进入了另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国度。

月亮峡谷风光 (万蜜/图)

我在游客中心找到了预订营地的老板穆罕默德,他裹着黑色的头巾,脸被晒得黝黑,零星的胡茬冒在鼻子下方,看起来只有二三十岁,但显得非常老练而油滑。他丝毫不着急把我们带到营地,先是让我们喝咖啡休息一会儿,再拿着一张月亮峡谷景区地图,开始介绍沙漠里的景点和他提供的游览套餐。

在这片不毛的荒野之地,生活着一个古老的阿拉伯游牧族群:贝都因人。虽然月亮峡谷已经是约旦著名的景点,但整个景区内部几乎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还是由贝都因人自己管理。一般来说,游览月亮峡谷,都需要参加贝都因人组织的几日游团。他们提供皮卡车或骆驼,帮助游客在没有路的沙漠间穿梭。

我们向穆罕默德砍价,希望能便宜一些,但他笑着摇头,说这些都是固定的,“你们看,我们要去这儿、这儿,还有那儿、那儿,总之,什么都不会落下,这已经是最低的价格了!”他死守价格,一分都不退让。最后,他把我们交给了皮卡司机,自己不知道是留在游客中心拉客了,还是回家睡觉去了。

山脚下小小的吉普车 (万蜜/图)

在听贝都因人介绍景点时,出现最多的词语不是最近的“火星救援”,不是“马特·达蒙”,而是“Laurence”——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他又被称为“阿拉伯的劳伦斯”。

这位“阿拉伯的劳伦斯”是英国人,身高一米六五左右,一战期间他只有二十几岁,看起来更像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劳伦斯毕业于牛津大学历史系,当他还是个大学生时,就来到东方,在叙利亚研究十字军东征时期的城堡建筑,并有机会参与了英国在巴勒斯坦南部的绘图探险。正因为这份工作具有军事价值,于是一战时,他得以加入英军,到埃及从事情报工作。后来,他作为东方学专家被派往阿拉伯半岛,负责联络阿拉伯起义军的首领费萨尔。

就是这样一位长相不起眼的年轻人,没有接受过任何正规的军事训练,却在20世纪初活跃于阿拉伯半岛上,成为阿拉伯人的英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