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侠之父”古志斌:做元宇宙,是做动漫的技术平移

编者按:元宇宙方兴未艾,同时也引发了各行各业对元宇宙消费空间的遐想。

猪猪侠陪伴着新消费主力军“Z世代”成长。在虚拟世界的打造上,咏声动漫是否能延续”Z世代“对猪猪侠的品牌印记,续写猪猪侠的营收奇迹,进一步开拓元宇宙的消费空间?从猪猪侠到元宇宙,新故事背后有何新逻辑?

本期《预见新消费》,唯一的城专访“猪猪侠之父”、咏声动漫董事长古志斌,与他就上述问题展开对话,畅谈一家传统动漫公司的坚守与出新。

元宇宙的商业想象力,被越来越多人看好。日前,拥有动画“顶流”IP“猪猪侠”的咏声动漫迈出走向元宇宙的第一步,其旗下映脑科技发布超写实虚拟人“西汐”。

做家喻户晓的“猪猪侠”持续了十五年,做元宇宙是多长远的赛道?“猪猪侠之父”、咏声动漫董事长古志斌已有心得。

超写实虚拟人“西汐” 受访者供图/图)

“持续是IP成功的重要法则”

唯一的城:“猪猪侠”是国民动漫IP,深受全国小朋友的喜爱,相信很多人好奇它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古志斌:持续是一个IP成功的重要法则。现有的市场上存续时间超过5年的亲子向IP,其实并不多见。第一个节目播出至今,猪猪侠已走过将近十八年。我们在猪猪侠这个IP上每年都有持续不断的投入,去保持它在观众、粉丝中的新鲜感。

猪猪侠应该是目前国内围绕一个IP打造动画片篇量最高的动漫,每年都有104集新故事,分成春夏秋冬四季播出。我们从2005年到现在,每一年都是保持这样的一个内容数量。此外,我们还会加播番外篇,比如说《猪猪侠海洋日记》系列、《猪猪侠恐龙日记》系列。

猪猪侠已经陪伴两代人了。我们很多同事都是从小看猪猪侠的动画片长大的,最后又来从事这个领域,从事这个行业,甚至是参与猪猪侠项目的开发制作。

唯一的城:在动画之外,猪猪侠IP变现的模式有哪些?

古志斌:这其实是延续了近百年的一种商业模式,是“迪士尼模式”。通过一个形象或者IP,塑造它的内容。通过内容的传播带动IP的知名度、美誉度,以及它的市场影响力。再将这种市场影响力,通过观众对它的喜欢或者粉丝对它的喜爱转化为相应的衍生产品。

这个就是粉丝的价值变现,这种模式其实已经存续了上百年。

第一,我们有自己的玩具公司,会围绕着这个动画片的一些核心道具,核心场景,还有核心角色制作周边;

第二,我们在线下也会打造不同主题的游乐场,围绕着动画片的世界观,将线上的虚拟世界转移到线下,做场景服务,小朋友可以身临其境地体验猪猪侠的世界;

第三,我们在全国有5500多间酒店主题房间。我们授权给酒店的业主,并协助他们在酒店内营造猪猪侠主题的房间。

这些都是线下的体验类产品。包括我们的动漫科技馆,其中就有广府汽车小镇。但是在黑龙江,我们会结合东北的雪,用卡通IP结合当地的城市内涵,打造游乐项目。

还有衍生品就更多了,猪猪侠有3万左右的衍生产品,覆盖生活的方方面面。

咏声其实非常轻资产,主要还是做授权。我们把模式开发好,做一个样板店,用来研发模型、设备等。研发完之后,再跑通营业数据,把这个模式通过复制、授权的形式跟投资方合作,推广到全国各地。

技术是护城河

唯一的城:现在出了元宇宙的IP。你觉得它是向前一步,还是经验的平移?

古志斌:应该算是一种经验的平移。其实元宇宙是个新的概念,但是它不是一个新的事物,它只是对于原有事物的新的概念提炼。这就是下一代互联网,让人们的沉浸感更强。

马化腾定义它为“全真互联网”,体验更加真实。这种真实感来自技术进步,比如网络延迟消除之后,临场感会更强。

超写实的虚拟人是真实世界不存在的人类,但是在虚拟世界,就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还有一些超写实的场景。它应该是基于真实世界的另外一个平行世界,这个平行世界可以让我们做更多现实生活中无法做到的事情。

唯一的城:从企业的角度来讲,我们有哪些优势可以直接平移,使我们在这个领域有护城河、有制高点?

古志斌:我们不同的产品类型由不同的工作室负责开发。

映脑科技是我们去年成立的一家新的工作室,这个工作室的定位是专注于开发超写实的角色,比如超写实虚拟人、超写实的动物等。我们在映脑科技上所做的事情,是基于沉淀了近20年的数字动画技术,然后设立一个新的工作室。这是一个技术的沉淀之后,在新的领域的新目标。超写实也是希望在元宇宙的环境下,带给我们的用户更加真实的体验。

元宇宙现在它的六大模块的框架,其实有一个叫Game,我个人认为这个所谓的Game并不是游戏的意思,应该是体验的意思。游戏其实就是比动画片或者动画电影多了一个部分叫互动。观众变成了玩家,玩家可以控制这个剧情的发展。

我们专注于超写实的角色打造,然后通过交互技术的引入,使我们的超写实虚拟人、动物可以和现实中的人进行交互。

“内容是咏声的基因”

唯一的城:现在做出西汐的形象,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古志斌:西汐是映脑科技推出的第一个虚拟偶像,我们对她的定位是一个穿搭博主。她的特点,应该说她的每天分享的内容就是OOTD(OutfitoftheDay),每日穿搭的分享。她的定位是OOTD博主。

唯一的城:这个逻辑是不是跟做动画一样,西汐是有人格的?

古志斌:她有人物设定。我们会先给她做一套人物的设定,然后围绕这个人物的设定去打造内容。内容可能是她每天在社交媒体、视频号分享的内容,还有直播。我们会有直播技术去支撑虚拟人开直播。西汐面向的群体是16岁以上的年轻人,并且是以女性受众为主。

唯一的城:这种类型的IP未来的发展会是怎么样的?

古志斌:从映脑科技来讲,我们会推出一系列的CG。还有我们现在的企业代言人的产品线,分享一些商业的故事等。我们会打造不同的人物,去匹配不同的受众需求。超写实虚拟人其实也是因为去年真人明星、艺人的不断塌房,催生的、加速的一个领域。这个领域我们会推出一系列虚拟歌手、虚拟舞者等。

“Ben”介绍YMetaStudio的虚拟人生态 受访者供图/图)

唯一的城:有没有考虑会给这些虚拟人加入一些剧情,讲故事?

古志斌:咏声动漫的基因就是做内容开发。这种内容在以前是动画片动画电影,在现在是虚拟人,虚拟人的每日生活的短片、图片等。在4月8号我们发布了西汐的第一条预告片,接下来就可以看到一系列她的故事。

拥抱Z世代

唯一的城:第一批看猪猪侠的小朋友开始进入职场了。对Z世代消费特性你怎么看?有计划延续他们对猪猪侠的品牌印记,换到现在的赛道里面吗?

古志斌:咏声的内容,其实是跟着我家孩子的年龄而改变的。他们小时候是猪猪侠,现在他们长大了,我们就开始做二次元的一些内容。我们还有其他的工作室做番剧,包括现在做虚拟人。其实这些都随着孩子年龄的成长在改变。

第一,Z世代更讲究个性化。他们成长的时代背景,使他们更具备独立的思想和创造力。

为什么我们在定位西汐的时候,她是一个穿搭博主?就是因为Z世代每日穿搭不会像我们一样,天天都是衬衫、T恤,他们会有很多个性化的创意跟发挥。他更不愿意从众,个体的特征会越来越突出。

第二,他们更愿意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并为此全力付出,不喜欢被强制性的安排做一些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

自主性、独立性和独立思想,我觉得是这个群体最典型的特征。

唯一的城:Z世代是元宇宙这个板块最主打的人群?还是说有其他的一些?

古志斌:Z世代本身就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会是我们主打的第一个最核心的群体。

唯一的城:现在有另外一个群体,我们可以定义为新中产。中产阶层已经成为中国最主流的消费群体。您怎么看中产阶层?咏声动漫如何切入这个群体?

古志斌:其实我们在做每一个电影、动画片、虚拟人的时候,都会去找背后的核心团队或者叫灵魂团队。比方说我们要做西汐,我不擅长,但是我可以找擅长的团队来做。

我们古风类的电影是找到国内最优秀的、擅长古风的导演制片团队,达成一个核心的班子,支撑作品的生产。

唯一的城:所以咏声动漫的强项是技术。已有的技术,加上后面过来的团队,相当于是一个融合。

古志斌:我们这个领域就是创意跟技术相互交融的一个行业。我们把技术作为大后台,不管是西汐也好,电影也好,番剧也好,动画片的生产,技术是支撑它的大后台。

我估计目前国内其他做虚拟人的公司,没有一家像我们这样子有四五百名工作人员做动画技术。

唯一的城:元宇宙领域,要激发未来的消费空间,我们最后要发挥的关键点在哪儿?

古志斌:我觉得核心的东西还是创意,以及背后支撑它的技术。

第一是视觉的品质上,要是领先的。

第二是它背后的故事内容,也就是设定,以及围绕这个设定所开发的图片、短视频内容、直播,创意要足够优秀,具备足够的魅力和吸引力。技术以及创意是虚拟人推出的时候最核心的两个东西。

第三是它的应用领域,通过这个角色来打造IP去变现。像“西汐”我们会给她做一些商业代言,甚至围绕她打造专属的服装品牌。

所以映脑科技的这个商业模式就跟一些传统的经纪公司很相似,相当于这个团队就是这个角色、虚拟人的一个经纪团队。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