蛰伏十余年终“上岸”,谁在计算碳中和?

碳中和目标提出后,稍微有一些碳背景的应届生,薪水比两年前翻了一倍。为了留住老员工,必须要涨薪,因为猎头开出的待遇可是两倍甚至三倍。

碳排放管理员身兼数职,核算和核查业务类似会计、审计;咨询工作像为企业碳排放情况开处方的医生;交易工作又像金融市场的交易员。

“碳核算标准的边界比较模糊,同一个行业会有很多的核算规则并行。碳排放企业就可以利用各种各样的规则,实现对数据的操控。”

(本文首发于2022年4月28日《南方周末》)

碳排放无处不在,减排细分到一个个领域——一座城市、一个工厂、一辆汽车甚至一瓶矿泉水。如同减肥需要知道最初的体重一样,碳减排最基础的工作即为碳核算,也就是摸清碳排放的家底。 (农健/图)

虽已居家办公一个月,在上海一家碳管理公司工作的苏航仍然接到不少猎头电话,“来挖的都是业内有名的公司”。

碳,这个位列元素周期表第6位的元素,从煤炭到钻石,再到生命有机体的基本成分,生活中再常见不过。但碳管理作为一种职业时,又过于晦涩,从业者总是苦恼,应如何解释自己并不是“卖煤的”。

2008年,姬宏旺成立了北京凯来美气候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国内最早的碳咨询公司之一。当他跟MBA班的同学说自己从事与二氧化碳有关的工作,总被反问一句:“空气还能卖钱?”

的确,空气中约有0.04%为二氧化碳,19世纪工业革命以来,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迅速上升,超过了过去2300万年的最高纪录。最新的科研表明,人类活动造成的二氧化碳浓度和升高与气候变化密切相关,管理碳,用当下热词形容就是“碳中和”。

2020年,中国提出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无论这行是否被充分理解,投资、挖人、订单……纷至沓来。

乱象也接踵而来。生态环境部于2022年3月通报了数据造假、核查不规范等案例。“漂绿”现象也为业内警惕——利用碳核算的不同标准和边界,“实现”某某项目、公司的碳中和可按照客户需求量体裁衣。

招兵买马

碳圈实在太缺人了。

虽然猎头开出的待遇很诱惑,但苏航更想在目前的公司创业,不想去大公司当螺丝钉。碳管理行业重视经验,他觉得目前的公司有更大的空间学习和练手。

创业14年,姬宏旺被业内呼为“老姬”,公司的营收终于从6位数增长到了8位数,员工从十几个增长到了几十个,过去两年,老姬招聘时开出的条件也水涨船高。稍微有一些碳背景的应届生,薪水比两年前翻了一倍。为了留住老员工,必须要涨薪——猎头开出的待遇是两倍甚至三倍。

“我们现在一个人顶几人用,几乎都没有周末。”老姬仍在为招人难而苦恼,有从业经验的人少,培养周期又长。

“双碳”目标提出之前,碳圈似乎没有正式的行业名称。直到2021年3月,碳排放管理员成为人社部发布的新职业,才有官方定义:从事企事业单位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监测、统计核算、核查、交易和咨询等工作的人员。

这是一个身兼数职的职业:核算和核查业务类似会计、审计;咨询工作像为企业碳排放情况开处方的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