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还原职业教育法修订过程:“普职分流”修订争议最大

“从‘分流’到‘分类’,再到‘协调’,强制性色彩逐步被淡化。保持适当的职普比仍有必要,但应因地制宜,而不能‘一刀切’。”

现在中职、高职毕业生就业率数据中分别包含了60%、20%左右的升学率,如果挤出这些“水分”,职业学校的高就业率是一种表象。

例如,新职教法提出“国家采取措施,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的社会地位和待遇”,具体如何实现?

责任编辑:吴筱羽

(农健/图)

2022年5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将正式施行。这是该法自1996年颁布施行以来首次大修。其中,首次明确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并且提出,职业教育学校的学生在升学、就业、职业发展等方面,与同层次的普通学校的学生将有平等机会。

南方周末记者邀请曾参与修订审议、研讨、提建议的专家学者,探讨新职教法的突破与改变,也试图还原修订过程中一些争议细节。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周洪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三审稿和一二审稿有很多改动。其中一个重要变化在于对职业教育管理体制的调整,改变了长期以来“两张皮”的问题。

中国职业教育学会副会长孙善学则多次强调,职业教育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在于就业,而不是升学,他认为新职教法中的就业保障措施更具体了。

访谈专家:

周洪宇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华中师范大学教授

和  震 北京师范大学国家职业教育研究院院长

孙善学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湛中乐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石河子大学政法学院院长(援疆挂职)

杜云英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与继续教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总则表述增加“高素质”

南方周末:新职教法修订后,有哪些重大的改变和突破?

周洪宇:首先在职业教育的内涵和界定上有根本性的改变。第一章总则的第二条——“本法所称职业教育,是指为了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

二审时,我认为二审稿对此定义的表述不够精准。当时的表述是,“本法所称职业教育是指为了培养技术技能人才……”分组审议的时候我也建议加上“高素质劳动者”。

南方周末:你提这一建议的依据是什么?

周洪宇:理由有两点。一是中央最近的多份有关文件,都提出要培养高素质的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这是一个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柔翡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