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深处的虎跃与神隐

“豪杰今安在,看青山不老,紫柏长存,想那志士名臣,千载空余凭吊处;神仙古来稀,设黄石重逢,赤松再遇,得此洞天福地,一生愿作消遥游。” 庙内冯玉祥将军所立石碑的这段话,算是张良一生的写照。

秦岭南坡留坝县的马道镇与留侯镇,相距仅40余公里。“汉初三杰”的张良、萧何、韩信,在这咫尺之遥的两地,撩开改朝换代的序幕,遗留英雄神仙的画卷。     

“若非寒溪一夜涨,焉得汉室四百年”,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故事,发生在马道镇。 “运筹策帷幄之中,决胜千里外”,张良功成隐世的紫柏山,坐落在留侯镇。

寒溪依旧流淌,不舍昼夜;紫柏枫叶照样秋红,灿若彩霞。如今,韩信拜将台在汉中市区高筑;张良庙却在秦岭的白云生处。

张良庙内秋色 (马恒健/图)

寒溪思古

在历史上,凡是经褒斜古道翻越秦岭,马道镇是必过之处。因此,惯看兵车行的马道镇,历代均设驿站。清初学者张邦伸《云栈纪程》载:“马道驿备驿马五十四匹,马夫二十七人,协济二人。”人马配置如此之多,足见其重要性。

马道镇附近,秦汉的栈道,曾经盘缠于褒河绝壁,明清的石碥道,曾经在山崖蜿蜒。现代的川陕公路,傍马道镇街而过,与之并行的宝汉高速,时而穿山时而飞架。贯通秦蜀的血流之脉,在这里依依相邻,博动不息。

学者一致认为,当年韩信“明修栈道”,便是佯装修复经过马道镇的褒斜栈道。

东西流向的寒溪(如今名樊河),与南北流向的褒河,交汇于马道镇北凤凰山下。一座名叫凤鸣禅寺的庙宇,坐落在凤凰山腰。

凤鸣禅寺下面的寒溪河边,有一座简陋破旧的碑亭,亭内立有三通古碑,刻载着萧何追韩信的故事。人们相信,这便是萧何追上韩信的地方。

这些古碑之中,年代最久远的“汉相国萧何追韩信至此”碑,高l.5米,圆额花边,由清代褒城县知事万世漠立于乾隆八年(公元1743年),后又于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由马道士庶人等重新刻立。“寒溪夜涨”碑居于正中,由清代马道驿丞黄绶立于嘉庆十年 (公元1805年) ,碑高1.1米,圆额直线边。“恭记邑侯贺太老爷(仲瑊)新建樊河铁索桥德政碑”相传最早由樊哙所建,现在人们看到的此碑,立于道光十五年 (公元1835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