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大几千块买丑手,这届年轻人做个心仪的美甲有多难

“他明明可以去抢的,但还是给我做了美甲。”

美甲是疫后反弹最猛的行业之一,从圣诞配色到虎皮虎纹,从谷爱凌同款到冰墩墩雪容融,美甲星人也有“热点日历”,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画上指甲盖的元素。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这届年轻人为什么爱做美甲。

(视觉中国 / 图)

最近的年轻人爱玩盲盒,从潮玩盲盒到服饰盲盒,盲盒装万物,玩的就是抽选的刺激。

其实在盲盒之前,人们早就在其它活动里体验过这种未知的乐趣了,比如做美甲——没错,就是坐在沙发上舒舒服服享受一次手部护理。

重点是,在你视线回到美甲之前,你永远猜不到师傅画成了什么样。尽管你提供了美美的参考图,师傅总能给你意想不到的临场发挥,结果就是美丑概率对半分。

可谓“薛定谔的美甲”,只要不看,你就不知道它是美是丑,够刺激吧。

俗话说手是人的第二张脸,一副丑美甲足够令人窒息,挥到眼前的每一下都是对心灵的折磨。这届美甲星人真的想问,为什么做个心仪的美甲这么难?

“指甲油效应”比奶茶更红火

很多人都没想到,美甲是疫后反弹最猛的行业之一。

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不言而喻。经济领域有个现象叫“口红效应”,指经济不景气时,人们会购买一些较为廉价且能粉饰自己的商品,比如口红,以满足消费欲望,起到安慰作用。

然而,当“口罩一戴,谁都不爱”的时代来临,爱美人士将曾经给予唇部的无限宠爱转移给双手,“口红效应”也迎来了新的替代品:“指甲油效应”。

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美甲行业市场规模超1200亿元,纯美甲店超30万家,美甲从业人员超260万人。美业行业中,美甲门店数量位居第二,仅次于美发,其中北上广深包揽美甲门店数量TOP4。

据企查查数据,近十年来,我国美甲相关企业注册量稳定增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