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以色列社会学家奥娜·多纳特:“成为母亲不是一项私人事业”

“她们后悔的是母亲的身份,而不是后悔拥有所爱的孩子。她们将孩子视为独立的、有生存权的人;同时,她们又后悔成为他们的母亲,后悔对他们的生活负责。”

当地时间2022年3月12日,乌克兰利沃夫,一对母子在休息并等待前往波兰的火车。(视觉中国/图)

“你绝对会后悔没有生孩子。”以色列社会学家奥娜·多纳特的研究,始于这句约定俗成的社会“预言”。

“成为母亲”往往被社会勾勒出一个“幸福的结局”。奥娜说,“即使一开始很难,最终每个女人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成为母亲的值得的”。

在国内问答平台知乎关于“你后不后悔成为母亲”,同样的高赞回答下大多数为“不后悔”,并回忆了与孩子相处的温情时刻,有回答说“成为母亲很累很辛苦,但是一直都是值得的”。

那些“后悔成为母亲”者的声音可能会淹没在社会的期许之下。与人们可能在教育、工作、婚姻等领域可能的后悔不同,如果一个女人回首过去,表达出“后悔成为母亲”时,往往会受到来自外部的压力,招致类似“冷漠的母亲”的批评。

奥娜的研究从2008年持续到2013年,参与访谈的23位女性在年龄、教育、阶层等方面存在差异,奥娜最初的目的是倾听这些女性的心声,甚至其中有几位已经当上了祖母。尽管这些女性仍然爱自己的孩子并且努力承担育儿责任,但母亲的身份仍然令她们感到困惑和后悔。

在《成为母亲的选择》一书中,奥娜追溯了那些后悔成为母亲的女性心路,她们为人母的经历、母亲的情感世界,以及生育中所面临的痛苦与冲突。2022年2月,该书中文版在国内出版。

“女性气质与母亲身份相关”

奥娜与一些受访者交流后,发现很多女性成为母亲并非全然是自己的选择,比想象中更加复杂的是,“女性别无选择或是不知道还有其他选择”。有些女性成为母亲并不是因为渴望有孩子,而是出于外在和内在的压力作出的决定。

奥娜在书中提到,传统的社会观念下,“每一位女性都应该生儿育女”,生育被当作女性的必经之路。这一方面来自于生物学上的选择,另一方面则是成为母亲意味着选择了一种更好、更成熟的女性身份。大众认为女性生下孩子后,身份才会圆满。至于那些因各种原因无法为人母的女性,往往招致社会的非议。

多位受访女性告诉奥娜,她们生育时并不知道成为母亲意味着什么,甚至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只是遵循了某种看似正确的生活路径,参与到社会的人际关系中——正如一位采访对象所说,“总之,孩子生下来了,没有经过刻意的规划”。

除了那些“随波逐流者”,还有一些女性为了某些目的而成为母亲,比如脱离原生家庭、改变现状,或是被迫改变不想生育的初衷,包括受到来自配偶的压力,通过生育来“确保双方关系的延续”。

南方周末:关于自己是否要成为母亲这件事,你是如何考虑的?

奥娜·多纳特:16岁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会成为一个母亲。我从不认为我不愿意做母亲是一个应该解决的问题——对我来说,有些女人想成为母亲,有些女人不想成为母亲,这似乎都是合理的。然而没过多久,我就明白社会与我的关系,好像我确实有一个应该解决的问题,从我的角度来看——这种态度就是我的问题。不是我不愿意成为母亲。在以色列,不想成为母亲的女性仍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