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政府引导基金爆发,“小县城”也做投行

2016年前后,政府引导基金的主要资金来源是银行,现在大部分来自财政资金以及当地国企。

不少地方政府在新印发或修订引导基金管理办法时,提高了对天使基金、创投类基金的出资比例,引导社会资本投早、投小。

政府引导基金正在通过放松跟投比例、让渡超额收益、建立容错机制等方式,吸引社会资本。

(本文首发于2022年5月12日《南方周末》)

2022年4月15日,肥西县政府投资母基金正式设立。图为一列高铁经过肥西县花岗特大桥。 (视觉中国/图)

2022年4月底,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投资促进中心特意采购了一批经济类、产业类图书——《招商引资实训手册》《产业园区招商实战攻略》《中国新能源汽车大数据研究报告》。

就在4月15日,肥西县政府投资母基金正式设立。该母基金总额100亿元,将围绕新能源汽车全链条、高端智能制造、“产学研”一体化大健康三大战新产业集群精准投资。

肥西县所属的合肥市政府,曾因投资引入京东方(000725.SZ)等一系列公司,被戏称为“中国最牛风险投资机构”。

母基金是指投资于基金组合的基金,根据发起设立的主体可划分为政府引导基金、国资市场化母基金和民营市场化母基金。其中,政府引导基金约占中国母基金规模的三分之二。

政府引导基金最近有爆发趋势。据第三方股权投资行业研究机构清科研究中心数据,2022年一季度新设政府引导基金33只,较2021年同期增加了26.9%。

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国内共设立2004只政府引导基金,目标规模约12.62万亿元,已认缴规模约6.28万亿元。

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2022年设立的百亿元母基金已超15只。与前几轮母基金普遍由省会级城市设立相比,这一轮母基金主要由地级市、区县级政府出资。

撬动投资

在沉寂一段时间后,自2021年起,政府引导基金的规模开始回暖。

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新设立政府引导基金115只,同比上升2.7%,目标规模约6613.62亿元,同比上升7%。其中,百亿以上规模的引导基金设立数量有所增加。

“与近年(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造成的低迷的经济形势有关,政府需要通过引导基金发力,激发市场活力。”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经济贸易学院讲师徐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徐明近两年发表了数篇关于政府引导基金的论文。

2022年3月5日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发挥重大项目牵引和政府投资撬动作用,完善相关支持政策,充分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

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将引导基金作为招商引资、振兴经济的重要手段。

创投机构水木资本董事长唐劲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有的地方除了必要的民生支出,把大比例的财政资金拿来设立母基金。水木资本管理着两只母基金。

以安徽省芜湖市为例,2021年9月出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