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现代社会“去生产化”,正在消解我们共情的基础

在理论上,存在这么一批生产者,而在实际上,肉是盒子里生出来的,水果是冷藏柜里长出来的……这些后现代社会中的“脱产者”注定是很难与生产者共情的。

(本文首发于2022年5月12日《南方周末》)

(图文无关)后现代社会中的“脱产者”注定是很难与生产者共情的。 (南方周末记者 冯飞/图)

在目前的网络生态中,“共识”越来越少,“共情”越来越难是最为显著的一个特点,不同地域、不同境遇、不同待遇的人群互相之间的自说自话和互不理解导致的那种“鸡同鸭讲”的言语争端越来越多。双方交锋的目的也不再是说服对方或与对方达成共识,而是将对方置于某种不道德的境地以迫使对方噤声,以至于有网友不无感伤地说道:

“虽然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信息获取的渠道也就更多了,看到和感受到、体验过的现实痛苦,却更少了。也就越来越失去了对痛苦和艰难的想象。”

这位网友其实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触及了问题的本质,即共情和共意能力的局部消退只是后现代社会中人与人之间一系列结构性矛盾爆发的一个先兆。而导致这种消退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位网友所指出的,现代人越来越失去了对痛苦和艰难的想象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