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陷入“黑道治国”?

“如果我的要求得不到满足,我将在每个传教士的头上放一颗子弹。我流出泪水,你将流出鲜血!”

2021年11月6日,人们走在海地太子港一处市场内。 (新华社/美联/图)

居住在海地的法国牧师米歇尔·布里安对克鲁瓦-德布凯(Croix-des-Bouquets)产生了生理性恐惧。克鲁瓦-德布凯,这片曾经繁荣的首都太子港西郊,近些年已成为海地黑帮“400莽汉”(400 Mawozo,海地克里奥尔语)的根据地。

一年前,布里安和同伴乘大巴驶过克鲁瓦-德布凯时,几名戴着卡通头套、手持步枪的黑帮分子挡在了马路中央。很快,一名男子跳上大巴命令乘客交出私人物品。另一名男子抢走了方向盘,将整车人带往人迹罕至的村落深处。

“如果我们不服,黑帮成员就会朝我们拉动扳机。”布里安在回忆时仍心有余悸。

自2021年7月海地前总统若弗内尔·莫伊斯(Jovenel Moïse)遭到暗杀后,在政局动荡、经济凋敝和社会失序多重因素下,黑帮团体制造了更多绑架、暗杀和暴力冲突,海地社会进一步滑向崩溃边缘。

据海地全国捍卫人权网络(RNDDH)和联合国统计,2022年4月底至5月初,由于400莽汉和另一个黑帮团体“坏狗”(Chen Mechan)发起了一场血腥地盘争夺战,至少有148人被谋杀,近9000海地人被迫离开家园。

“我们随时随地都会被绑架”

布里安和其他9人被黑帮囚禁了19天,他们先后辗转于灌木丛、泥坯房,身边枪声不绝于耳。

黑帮成员给布里安提供了洗漱用品、正常食物,甚至还有功能饮料。

“传教士被绑架”的消息在太子港不胫而走。每当正午钟声响起,这个天主教国家的教会学校便开始罢课,数百位教徒穿着黑袍走上街头抗议。

到了绑架的第三周,布里安的牧师长袍被撕成了眼罩布,手也被绑起来了。“绑架时间越长,黑帮成员越着急。到后来,他们开始减少食物,胁迫我们问亲友拿赎金。”布里安说。

海地黑帮团体常常在绑架48小时到72小时后发出赎金报价,起价常常虚高。2021年10月,400莽汉绑架了17位北美传教士,赎金总价高达1700万美元。

“只要被绑架了,就必须给赎金,具体的钱可以商量,可以是百万美金,也可以是1万-2万,但不能不给。不论你贫穷富有,都有可能被绑架。”海地独立媒体AyiboPost主编韦德洛尔·梅兰考特(Widlore Mérancourt)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梅兰考特是土生土长的海地人,只在2020年遭遇过一次黑帮抢劫。“他们拿走了我的钱包、证件,开走了我的私家车。”

梅兰考特心有余悸,虽然他住在太子港相对安全的社区,但每日行走在太子港街头,他总是格外注意。

海地国家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