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高法院“泄密案”加剧政治极化:生命权还是选择权优先?

随着11月中期选举临近,堕胎合法性争议也日渐成为民主党和共和党另一个炽热的政治战场。美国最高法院一直追求公正、标榜政治中立、强调不偏不倚。近年来,它却越来越难以在政治极化的年代独善其身。

(本文首发于2022年5月19日《南方周末》)

2022年5月3日,美国最高法院一份内部文件泄露后,支持和反对堕胎权的民众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外集会。 (新华社/图)

一则新闻报道发布短短几分钟后,位于华盛顿东北区的美国最高法院门前迅速设起了路障。

2022年5月2日,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客》(Politico)发布消息称,最高法院正准备推翻1973年确立宪法保障妇女堕胎权的“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一场围绕堕胎权的百年争议再度爆发。

“我的身体,我做主!”5月14日,纽约、华盛顿、芝加哥和洛杉矶等城市至少有400支集会游行队伍走上街头。

大批反堕胎人士则聚集在各大城市的人流诊所门前,他们手中举着一张张婴儿蹒跚学步的大幅照片并写道:“我还没有出生就可以听到妈妈的声音”。

随着美国11月中期选举临近,堕胎合法性争议也日渐成为民主党和共和党另一个炽热的政治战场。

泄密

“泄密事件严重背叛了最高法院的信任。”美国最高法院由1名首席大法官和8名大法官组成,当天,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斯(John Roberts)也证实了《政客》的报道。

遭泄密的“罗诉韦德案”修正意见草案厚达67页,《政客》称已获得多数大法官的支持。草案撰写于2022年2月,撰写者为保守派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

“罗诉韦德案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塞缪尔·阿利托写道,并主张将堕胎限制的问题交还给各州立法机构。

72岁的塞缪尔·阿利托曾是新泽西州的律师和法官。2005年10月,他受到共和党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的提名,并在次年1月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

阿利托被认为是美国最高法院最保守的法官之一。他反对堕胎权,并多次批评同性婚姻,还曾公开表示新冠防疫措施是对言论和宗教自由的威胁。前总统小布什称赞其“博学、公正和秉持原则”。

“如果案件涉及雇主和雇员双方而最高法院没有给出明确的指示,阿利托法官将作出有利于雇主的裁决……他始终站在强者的立场上对抗弱者。”前总统奥巴马则揶揄道。

阿利托大法官撰写的草案,可能已获得多数保守派大法官的支持。美国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有3人来自民主党总统的提名。据《政客》报道,他们“正在研究不同的意见”。

其余6名大法官皆由共和党总统提名。其中,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等4名保守派大法官跟阿利托的反堕胎立场一致,只有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斯没有明确表明立场。

“推翻罗诉韦德案未必是密西西比州堕胎权争议的最终解决方案。”约翰·罗伯斯还公开谴责草案遭泄密。

2022年7月,大法官任期结束前,最高法院可能正式公布是否推翻“罗诉韦德案”确立的堕胎权。在美国历史上,“罗诉韦德案”具有里程碑意义,它的裁决为美国堕胎合法化铺平了道路。

“罗诉韦德案”的原告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