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树王”辛达布

5月18日,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郭柯团队在西藏察隅县察隅河两岸山地发现一棵高达83.2米的云南黄果冷杉,刷新了中国最高树记录。本文写于这一发现之前,记录了5月8日公布的“前任”中国大陆最高树辛达布的发现过程及它与人类的故事。

在寻找最高树的过程中,他们见证了当地人从猎人变成森林保护者,也认识到大自然有许多人类不容易抵达的地方。

寻找“树王”辛达布,将它公之于众,就是要向公众展示它所代表的生态系统,展示真正的原始森林及其对人类的价值。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

▲5月8日,辛达布被确定为中国大陆当时已知的最高树,高约76.8米,它位于墨脱的原始森林,身上长满了附生植物

格林村的门巴族人一直知道山里有几棵巨大的树。从村里一路绕山往下走,经过最偏僻的村户,便是一片原始森林,格林村的生活曾经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它,人们在林间刀耕火种、砍树建屋,也在这里索取煮饭取暖用的木柴。对于经常在林间行走的男人们来说,巨树成为像河流、山峰一样辨认方向的校准物,女人们通常不进山,偶尔帮忙用背篓运柴火时,会感叹一声,“这棵树真大啊。”

其中最高的树是一棵不丹松,它几乎是周边树木的两倍高,树身需四个成年人合抱才能围住。它身后的泥土上横亘着一棵几乎同样高大粗壮的不丹松,是在1950年一场8.6级的大地震中倒下的,它幸运地没有倒,但也在那场地震中折断了树干,又在断枝旁重新生长出树顶。

它生长的这片森林海拔在1700米左右,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带来充沛的降水,墨脱的重重山谷蒸出常年的雾气,形成典型的山地雨林。

它有着数不清的邻居。数量最多的是以爵床科为主的灌木,长得像人那么高,灌木底下生长着菊科马兰属的花,10月份左右会开出像星星一样的花朵,在雾气下亮晶晶的。一些阔叶乔木如西南木荷和薄片青冈围绕在它的四周,大大小小的蕨类则填满了空隙的泥土,最古老的种类有恐龙时代遗留下来的桫椤。它的身上还附着了许多兰花、杜鹃花、月菊、树萝卜和爬树龙。

在它生长的上百年里,除了居住在此地的门巴族人,极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它隐在格林村的雨林之中,雨林隐在墨脱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森林之中,而整个墨脱隐在高原雪山之间,像一朵“隐秘的莲花”。

▲格林村到辛达布之间必经的河流,是林间小径走向原始森林的分叉地

2013年,西子江生态保育中心负责人李成闯入“莲花秘境”,发现了这棵树,提出了中国最高树是不丹松的设想,并做了重要的前期工作。9年后,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西子江生态保育中心、北京大学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所的郭庆华教授课题组和西藏自治区林芝市墨脱县林草局等机构的合力下,这棵树在5月8日被确定为当时已知的中国大陆最高树,高76.8米。

李成给它取名“辛达布”,在门巴族语言里意为“树神”。

潜在的树王

测量一棵巨树的高度并不容易,最传统的方式是攀爬测量,2021年云南高黎贡山72米高的秃杉就是用这一方式测出来的。但攀爬这样的高度需要做好专业的防护,越接近树顶,危险越大。

自从2013年发现辛达布,李成一直在思考,如何测出它具体的高度。2016年,他准备了一台简单的激光测距仪,测得的数字是79.8米,2018年再测的结果是81米,他觉得数据并不精确,想借助无人机测量,但无人机失控了,挂在了旁边的树上。

▲任淯(右)和无人机飞手一起调试无人机,他们将用搭载的激光雷达测量辛达布的数据

2021年,李成下定决心要给辛达布下一个定论,通过北京大学教授吕植联系上了郭庆华。巧合的是,北京大学的郭庆华也想寻找最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