迤萨与和顺:两个云南侨乡的故事

无论是迤萨东门屹立的西式城堡,还是和顺各个巷口中式、西式、南亚风格的闾门,都是云南侨乡富庶与开放的象征。

当年侨校的学生们在初中时就养成了浏览《腾越日报》《云南日报》《仰光日报》的习惯,如此开阔的视野,不输省城乃至京城的同龄人。

说起云南侨乡,人们总会先想到腾冲,疫情前的冬日,我曾流连于和顺图书馆,追溯西南边地的百年文脉。2022年春节,前往元阳梯田途中,我又认识了云南另一座中西合璧的传奇侨乡——迤萨,红河州红河县的县城所在地。低调的红河就在元阳隔壁,也不乏梯田景观。

和顺河边每隔一段就有一座洗衣亭。 (丁子凌/图)

高黎贡山下的和顺,呈扇形铺在缓坡上,被一望无边的良田环绕,符合人们对云南古镇的一般印象。而哀牢山腹地的迤萨,却桀骜地立于高高的山巅,似一座古堡,冷酷而巍峨。

萨”在彝语中意为干旱缺水之地,位于红河谷地不高不低处的迤萨,确实既干热又缺水。为何选在如此尴尬的位置建城,后人赋予它一个心理意义上的解释:当疲惫的马帮远远望见这座山头上的城市时,就像看到倚门而待的老母亲,终于可以松口气,歇歇脚了。

姚宅东门楼也设有防御射击孔,如碉堡般俯视迤萨城。 (丁子凌/图)

生计所迫走马帮

清朝以前,迤萨只是一个彝族支系居住的贫瘠之地。乾隆年间,铜矿的发现吸引石屏、建水等地的汉族纷沓涌入,迤萨一时间商旅繁荣,百业俱兴。驿道和水路交会,使迤萨自然成为红河南北两岸、汉地与土司辖地之间的必经驿站和物资集散地。到了道光末年,铜矿停产,迤萨经济由盛而衰,迫使淘金者的后裔把目光投向更远的东南亚。

起初,迤萨人赶着马帮“走坝子”,把本地生产的土布、盐、铁制工具等日用品驮到越南、老挝和缅甸山区,换取象牙、鹿茸、熊胆之类的珍稀山货。随着贸易的繁荣,迤萨涌现出几十家店商,并逐渐在东南亚开设分号,安家落户。

后来,除泰国以外的东南亚国家相继沦为英法殖民地,中国也深陷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泥潭,鸦片一度成为迤萨马帮的新宠。他们从边境廉价收购大烟卖回云南,甚至直接深入东南亚国家参与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