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现实主义短片,是社会的切面

5年前,媒体人出身的黄广明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流浪汉之死》,收到读者积极反馈后,他决定将小说改编为一部短片。

5年前,媒体人出身的黄广明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流浪汉之死》,收到读者积极反馈后,他决定将小说改编为一部短片。

2020年10月,短片终于投拍,第二年制作完毕。截至去年年底,这部短片已经在十个国际电影节入围或得奖,其中包括戛纳电影节短片角入围、柏林独立电影节最佳短片、世界独立短片电影奖主竞赛最佳剧本和最佳男演员入围、蒙特利尔电影奖入围、奥地利国际电影节入围……

▲短片《流浪汉之死》海报。

影评人、国际电影节选片人李葛对导演黄广明进行了专访,以下是访谈内容。

李葛:《流浪汉之死》是你的导演处女作吗?

黄广明:严格来说算第二部作品。这部开拍前4个月,我还拍了一部5分钟左右的短片《体面》,这是我第一次同专业团队与专业演员合作。在2013年初,我还拍过一部全业余团队合作的短片,或许那部才可以称为我的处女作。

李葛:截至目前《流浪汉之死》已经在十个国际奖项入围或得奖,包括入围戛纳短片角、摘得柏林独立电影节最佳短片,作为新导演,这个成绩是否超出了预期?

黄广明:确实超出了预期,要感谢所有合作者,特别是制片人与投资人刘宇鹏,还有《单读》与主编吴琦,如果不是小说在《单读》公众号发表并收到读者一些积极反馈,我可能不会想到把它拍出来。

李葛:你之前的经历能谈谈吗? 

黄广明:我的经历比较简单,1997年大学法学专业毕业,在内地机关报待了两年,然后在《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做了12年记者编辑。2013年正式离开媒体,自由职业,主要是写小说、剧本和拍片。2020年创业,影视方向。

我想先说明一下,目前为止我只拍了两部短片,履历与成绩都非常有限,应该保持充分的谦逊。另一方面,我也是多年的观众与行业观察者,从这个角度出发,谈到电影与行业现状时,可能会奔放一些。这是我们这次聊天的基调。

▲导演黄广明(左1)与制片人刘宇鹏(左3)在片场。离开报社后,他拍摄的短片在多个国际电影节获奖。

李葛:为何要从写作转型导演呢?

黄广明:兴趣还是第一位吧,有表达的欲望,这种欲望已超出了写作、编剧。我觉得自己可以做导演,想全流程地把控自己作品的品质。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这个产业内有N道环节决定项目生死,一部电影能拍出来是很不容易的。我写的剧本人家不一定看得上,所以就决定自编自导了。

归根到底,这是精神产品的非标准化属性带来的,对同一部作品,不同人的评价可能差别很大,甚至霄壤之别。创作者必须无条件接受这个现实。很多时候,不排除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相信这个故事,只有你一个人相信这个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