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收不良、安置不当、双重标准:乌克兰难民潮冲击欧洲社会

过去的三个月,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至少有664万人离开乌克兰,多数人涌向了波兰、罗马尼亚和德国,以及欧洲的西部地区。

“乌克兰之家”计划也面临“性剥削”指控。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在已注册的英国担保人中,三成以上是40岁以上的单身男性,多数人明确表示志愿接收20岁至30岁之间的单身女性。

(本文首发于2022年5月26日《南方周末》)

当地时间2022年3月9日,乌克兰难民途经法国西南部城市昂代伊(Hendaye)火车站。(视觉中国/图)

2022年5月末,法国入夏。乌克兰人艾洛娜在北部港口城市加莱(Calais)吹着海风,7岁的女儿在近处公园玩耍。

四周环绕着乐曲声和鸟叫声,艾洛娜在欧洲度过平静的时光,她几乎要忘记三个月前在故乡的惨痛声音——炮弹声、防空警报和与亲友分别的啜泣。

34岁的艾洛娜是数百万因俄乌冲突离开乌克兰的难民之一。如今,艾洛娜带着女儿免费寄宿在一位62岁法国妇人家中,女儿也进入了新学校,她也在申请长期居住签证。

过去的三个月,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至少有664万人离开乌克兰,多数人涌向了波兰、罗马尼亚和德国,以及欧洲的西部地区。

在这场被称作“欧洲自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潮”中,每一位背井离乡的乌克兰人,都在痛苦、不安和迷茫中寻找新的生活方向,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跨过边境就是两个世界”

每当艾洛娜在法国街头听到有人讲乌克兰语,她的记忆就会被拉回那一天。

2022年2月25日,战火蔓延至故乡乌克兰切尔尼戈夫州的奥斯泰尔,这座城市距离首都基辅仅20公里。空袭来临,艾洛娜的妹妹蜷缩在浴室度过深夜,只有浴室无窗,相对安全。

但艾洛娜还是决定带女儿离开乌克兰。母女俩只准备了4个背包,她身前身后背了俩、左手挎着一个,7岁的女儿也背着一个背包。包里装满电脑、文件、手机、冬衣以及蛋白粉等热量较高的食物……

“不敢坐大巴或火车,我们害怕被炮弹袭击或者停在中途,只能拖着行李步行。”艾洛娜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

美国杂志《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也证实,俄乌冲突初期,由于逃离乌克兰的人数激增,从乌克兰开往波兰的火车一度行驶了26小时之久。

当天,艾洛娜的前夫送她们母女俩赶往乌波边境。夜里,艾洛娜和女儿借宿在离波兰仅15公里的姨妈家。为了给轿车加油,艾洛娜的前夫在加油站排了一宿的队。

大约八小时后,艾洛娜一家抵达波兰过境点,志愿者递上了热茶和三明治。自乌克兰进入紧急战时状态后,乌克兰不允许18岁至60岁的成年男子出境。

三人不得不在人流中分别,女儿哭了。

“离开乌克兰那天,我的心情差极了。我就像一个落跑者,为了逃难、抛下亲人,去寻找更安全的栖息地。”艾洛娜内心充斥着深深的愧疚感,她也曾在临行前劝妹妹和父亲一起离开乌克兰,但他们都没有离开。

2022年3月初,欧盟为应对俄乌冲突引发的“大规模难民潮”,首次启动了一项临时保护指令(TPD):任何乌克兰公民、在乌拥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