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道:闯入古丝路上的雅丹秘境

一块大石头上书“魔界”两字——风声如群魔乱舞,山丘似鬼蜮迷离,自丝路开辟,不知有多人马驼队被魑魅幻象迷惑,殒命于此。

如果此刻有幻象在最后一缕日光勉力透过的云中出现,当是古丝路行旅的驼队穿梭在荒芜之中。

车驶过干裂的大地,掀起飞舞的黄沙。手机的最后一点信号已经完全消失,一片土丘断崖突兀地耸立在前方,风蚀带来的古怪痕迹在车窗外越发清晰。顺着车辙印继续往前,一块写着“无人区”的路牌醒目地竖在荒芜的戈壁滩上。

刚停下车,断崖背后便有沙尘腾起,随着车胎在沙石上磨砺的声音,一队越野车裹挟着烟尘滚滚而来。从大海道穿越而出的每辆车都载着满身尘土,车队在“无人区”下排列好、拍了几张照后,便绝尘而去。

无人区,注意安全 (纪韩/图)

茫茫荒漠之中,又仅余我们一辆车,朝着古老的大海道驶去。

重回丝路

大海道以“海”为名,却是行进在戈壁沙漠之中的一段丝路古道,其开辟可上溯至曹魏时期。汉代凿空西域,从敦煌玉门关西出有两条道路,一条经若羌、越葱岭、入大月氏,为南道;另一条经楼兰、往龟兹、到葱岭,为中道。《魏略·西戎传》记载,曹魏在中道基础上又开辟新道,出玉门关后,经车师界戊己校尉所治高昌,再在龟兹与中道合并。龟兹即今日库车,戊己校尉所治高昌则是唐代的西州,如今的吐鲁番高昌故城。

这条敦煌至吐鲁番的新道便是大海道了。“大海”并非指水泽汪洋,而是指大沙海。敦煌与吐鲁番之间是一片广袤的瀚海戈壁,沙丘流动、石碛荒凉、土丘林立,仅有几处苦涩的泉水,风起时飞沙走石如魔鬼呼啸,极易迷失方向。敦煌遗书中《唐西州图经》残卷记载了西州通往各地的11条道路,其中大海道西起柳中、东至沙洲(今天的敦煌),“一千三百六十里……行旅负水担粮,履践沙石,往来困弊”。但因顺大海道去敦煌的行程较短,因此到唐朝时仍是丝路商旅的要道。

越野车队朝山崖高处驶去。 (纪韩/图)

柳中即是今天吐鲁番鄯善县的鲁克沁,小镇中心被维吾尔生土民居包围着的几处唐代夯土城墙,便是柳中城的遗址。因为疫情,古城闭门谢客,只有一位老祖母带着孩子悠然地晒着太阳,好奇地打量我们隔着栅栏观望这座2000多年历史的丝路著名城镇。

鲁克沁镇南尽是青翠的石榴园,路旁绿树下一个个小摊摆满了红艳艳的石榴,甘甜的果汁滋润了艳阳天里旅行者干渴的喉咙。再往南行,库木塔格的金黄沙丘不时在车窗东侧闪现,25公里后抵达迪坎尔乡。公路在村子的南侧戛然而止,从此再往南便是罗布泊,往东越过库木塔格沙漠则是大海道穿行的戈壁。一座损毁严重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