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正义》等四千余册珍罕汉籍即日起可在线阅览

6月10日,“日本永青文库捐赠汉籍”专题数据库在国家图书馆(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中华古籍资源库”正式上线。该数据库包含汉籍资源36部793种4千余册,共计37万余叶。读者可通过访问国家图书馆官网(www.nlc.cn),点击“中华古籍资源库”栏目进入专题数据库,无需注册登录,即可在线阅览全文影像。

2018年6月,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之际,日本前首相、日本公益财团法人永青文库理事长细川护熙先生将细川家族三代珍藏的36部4千余册汉籍无偿赠与中国国家图书馆。此次捐赠也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日本友人向中国无偿捐赠汉籍规模最大的一次,既延续了两国历史上“以书会友”的友好交流传统,也开启了海外汉籍实体回归的新篇章,为新时代中日民间文化交流与合作发挥了积极作用。

为做好永青文库捐赠汉籍的保护和利用,国家图书馆将该批汉籍保存在恒温恒湿的善本书库内,向读者提供原件阅览服务,先后编纂出版《书卷为媒 友谊长青——日本永青文库捐赠汉籍入藏中国国家图书馆特展图录》,影印出版《尚书正义》《十八史略》《群书治要》《御制圆明园诗》等4部古籍。同时,为更好地满足广大读者和研究人员阅览研究需要,促进该批汉籍在更大范围内传播和利用,国家图书馆对其进行了数字化加工,并对其中5部丛书依照子目拆分标引,归入经、史、子、集四部,方便读者检索阅览。

从整体上看,该批汉籍保存完整、内容丰富,其中不仅有东传日本的中国刻本,还有相当数量的和刻本及日本学者的汉文著作,能够较为全面地展示中日典籍交流和文化传播的发展轨迹和渊源脉络。从版本上看,该批汉籍还具有以下特点:

皇清经解一千四百八卷 (清)阮元辑 清道光九年(1829)广东学海堂刻咸丰十一年(1861)补刻本 日本永青文库捐赠

1.初刻本或较原始的刻本。如王先谦《皇清经解续编》光绪十二至十四年(1886-1888)南菁书院、江苏书局刻本,王先谦《尚书孔传参正》光绪三十年虚受堂刻本,皮锡瑞《今文尚书考证》光绪二十三年师伏堂刻本等。

故唐律疏议三十卷 (唐)长孙无忌等撰 清光绪十七年(1891)江苏书局刻本 日本永青文库捐赠

2.渊源于古刻善本的版本。如日本弘化四年(1847)熊本藩时习馆刻《尚书正义》,是影刻日本足利学校藏南宋两浙东路八行本。日本江户刻《春秋经传集解》,是据日本庆长古活字本翻刻,而庆长本出于五山版,五山版出于南宋兴国军学本。光绪十七年江苏书局刻《故唐律疏议》是重刻孙星衍《岱南阁丛书》本,孙本则是影刻元至正余志安勤有堂本,江苏书局本还增加了影宋抄本《音义》一卷附于后。

资治通鉴二百九十四卷 (宋)司马光撰 日本天保七年(1836)津藩有造馆刻本 日本永青文库捐赠

3.后出转精的精校本或精校本的重刻本。如李鼎祚《周易集解》嘉庆二十三年(1818)木渎周氏刻本,出于乾隆卢见曾雅雨堂本,而雅雨堂本是精校本。《经典释文》同治八年(1869)崇文书局刻本出于卢文弨抱经堂刻本,而卢文弨本属于精校本。《说文解字注》民国二十二年(1933)扫叶山房石印本,源于民国三年蜚英馆石印本,经过校勘发现,蜚英馆的本子比段玉裁经韵本错字减少许多。《资治通鉴》日本天保七年(1836)津藩有造馆刻本是重刻天启陈仁锡本,比较平常,但是书眉上有江户时代日本学者精心校勘的校记。方孝孺《方正学先生逊志斋集》同治十一至十二年宁海知县孙熹刻本,也是一个校勘较好的后出版本。

尚书正义二十卷 (唐)孔颖达疏 日本弘化四年(1847)影宋刻本 日本永青文库捐赠

4.值得重视的日本版本。如日本竹添光鸿的《左氏会笺》,底本是日本最古老的写本,竹添光鸿又校勘了许多旧本,网罗了大量旧注,加以精心选择,加上自己研究心得,使这部书成为一部版本讲究、校注都具功力的代表性著作。又如《群书治要》,日本天明七年(1787)刻本是这部书的最早的刻本,也是《四部丛刊》的底本。江户刻本《左传》、弘化四年日本熊本藩影刻八行本《尚书正义》也是日本刊本的名品。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