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一“冷”了之:一年半,离婚冷静期爱与恨

即使在调解过程中发现双方抱着“规避离婚冷静期所以选择诉讼离婚”的想法,法院还是要按照法律程序调解,“很遗憾,目前来说,我个人处理的规劝还没有成功过。”

张煜泰认为,离婚冷静期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调整时长,延长或缩短。例如,存在家暴情况,就应该适当缩减或是取消离婚冷静期的时长限制。

(本文首发于2022年6月16日《南方周末》)

(视觉中国/图)

自2021年1月1日起,离婚冷静期制度已实施近一年半。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七条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前款规定期限届满后三十日内,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这便是30日“离婚冷静期”的由来。

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据,2021年全国共有213.9万对夫妻完成离婚登记,较2020年的373.3万对少了159.4万对,离婚登记量下降约43%。

一些人将离婚人数下降归结于离婚冷静期的实施,但有受访者表示,这有多重原因,并不全是离婚冷静期的作用。

司法实践中,也出现了当事人为规避冷静期而直接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的现象。

那么,该如何审视离婚冷静期的成效?

“更多了解自己婚姻的机会”

徐雅倩是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婚姻家事律师。谈到离婚冷静期的“利大于弊”,徐雅倩举了一个例子。

怀孕期间,徐雅倩加入南京的一个宝妈群,群里都是同期生孩子的宝妈沟通育儿问题,她慢慢和群里的一些人熟络起来了。

2021年5月,一个宝妈找到徐雅倩咨询。这位宝妈婚龄两年多,婚前男方已有一套房产,宝妈刚生了孩子,男方和她商量,通过假离婚的方式购买主城区的房产。

来咨询时,两人已前往当地民政局申请登记离婚,当时正处于离婚冷静期期间。

“我当时也有点排斥这种做法,虽然偶尔会因为琐事吵架,但夫妻感情还是挺好的,不是特别能接受离婚。”宝妈告诉徐雅倩,新购买的主城区房产将会登记在女方名下,男方便给出以下协议:婚前房产和孩子都属于男方,主城区房产费用的80%也由男方出资。

双方父母都知情,日常生活照旧。徐雅倩向她表示,“假离婚”的决定太过草率,存在较大风险。但宝妈回答,“还会复婚啊,都商量好了。”徐雅倩直言,“复不复婚是一个未知数。”

徐雅倩再次向她分析了风险:她自动放弃了小孩的抚养权,争取回来的难度是很大的;即使房子是男方的婚前财产,离婚时女方仍可分割。

离婚冷静期内,这位宝妈后悔了,“假离婚”没离成。不久,她再次联系徐雅倩,带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我发现他在我孕期就出轨了。”宝妈问徐雅倩,配偶婚内出轨的情况下怎么诉讼离婚。宝妈也意识到,虽然当时不能确定男方提出假离婚的意图,但如果当时没有在离婚冷静期期间终止离婚,她将会更加被动。

最终,出于种种原因,宝妈放弃了诉讼离婚。但在徐雅倩看来,离婚冷静期确实给她提供了更多了解自己婚姻的机会和时间。

就徐雅倩的工作经历而言,在离婚冷静期制度出台之前,很多申请登记离婚的人都没有咨询过专业人士,这就可能导致某一方在对协议风险认知不足的情况下贸然离婚。

但对于夫妻双方都已决定要离婚的情况,离婚冷静期也使离婚的流程变得复杂。徐雅倩经手过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