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敏:人是万物的尺度

“一个导演能够被人记住,首先应该还是因为他的作品。”

“如果允许的话,我想更多去探索一些以往综艺未能涉及的题材、未能涉及的内容,以及未能涉及的信息。”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

严敏健谈。一个问题他总能从很多维度解释得透彻,还会延伸出更为深层的议题,在真正的表达尤为稀缺的当下,这样的交谈对象实属难得。2022年已过去近半,严敏导演团队制作的新节目《新游记》也即将接近尾声。这又是综艺领域的一个新尝试,也是他跨过的又一个挑战。观众对影视综行业的头部内容制造者总是抱有期待,严敏无疑是这其中被寄予厚望的一员,他是哲学家康德的信徒、是逻辑思维的坚定执行者、是对电影和戏剧始终有梦的痴迷者,基于过往作品——《极限挑战》《说唱新世代》等,观众想看他组团、看他领队、看他再造一个综艺中的新世界。

2021年9月,《新游记》这个项目被提出来进行具体讨论,因为种种原因经历数次推后调整,节目框架主题和嘉宾的确定也几经波折。严敏说,由于这次节目的属性,他对嘉宾的核心要求就是要有“出发”的意愿和动力,“不能是一点点,要非常强烈。”跟嘉宾沟通的过程中,他没有主动说“我这里有一个很好的节目希望你能来参加”,而是说“我这有一个很辛苦的节目,你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新游记》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旅游节目,没有美食美景大房车,也没有闲云野鹤逛四方,这甚至是一个从头到尾都不能称之为“旅行”的节目。对照《西游记》,师徒四人一路“降妖除魔”;严敏说的辛苦,也许只是整体的感受,实际录制过程中嘉宾们体验到的吃不好、睡不好、没法洗澡以及更残酷的身体和心理考验,都是远超他们想象的。“所以他们能有出发的决心和动力,我觉得这一点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选择是双向的。严敏记得,有一位嘉宾档期冲撞,最后选了《新游记》,这让他很受触动,他更坚定地想“至少要带着这帮兄弟走完这趟旅程”。“他的选择我全懂了,就是对这个节目的信任,也是对我的信任。”还有一位嘉宾,聊天过程中对严敏说,“记得对我们狠一点。”严敏笑着拍他的肩膀:“到时候万一特别狠的话,你不要哭也不要怒。”

节目设定是21天的旅行,原计划分为三段,连续走三个7天,像接力赛段。在这三个阶段里,嘉宾们吃住都在一起,共同踏上旅途,一路上体验各个城市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样态:跳英歌舞、挑担卖水果、感受三和大神的日常等。

嘉宾们参与英歌舞

所有节目中的访问和拍摄对象,节目组都是提早两个月开始接触的,而且是以拍摄纪录片的名义——目的很简单,把目标人物所代表的老百姓群体、所代表的生活问题摸清楚,以平等的态度跟他们沟通,尽量了解他们背后的方方面面,然后根据这些,设定拍摄脚本。但现实情况是,很多工作会白做,由于各地防疫政策不同和一些突发状况,原定的外景录制在落地以后无法实现的情况多次出现,拍摄策略也随之发生了一次次的变化。节目组的解决办法是看能否在空间上平移,比如同样的事情,云贵川不能完成的,是否可以在海南完成。基本上每一个省,节目组都准备了五到六个选题,每一个都需要大量的策划工作,至于能实现到什么程度,运气的成分占到很大比重。

此次《新游记》,严敏选择从深圳出发,这源于他对原著的解读和对当今中国城市发展程度的理解。《西游记》第一回中写道,“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