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自然:封控生活里的一束光

“人与大自然的联结,能够帮助我们找到自己在天地间的位置。”

一群因为疫情出不了门的普通人——学生、老师、手工艺人、退休老人……通过角落、阳台和窗户观察曾被自己忽视的自然,在小区找到了43种野菜,在校园发现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绶草,在阳台识别出79种鸟类。

生态心理学有一个“亲生命假说”:因为大自然在人类演化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所以人类天生有接近自然的需求。当人处于自然之中时,可以缓解压力和紧张情绪,恢复因繁杂的城市生活而退化的注意力。

(本文首发于2022年6月23日《南方周末》)

造访阳台的珠颈斑鸠,脖子上的珍珠花纹清晰可见。 (王竞晗/图)

城市被按下暂停键,昔日游人如织的景点生出了野草,鸟儿和流浪狗无所畏惧地在马路中央歇脚。对人类而言,新冠肺炎疫情管控期间,世界似乎只剩下家和小区。

春日里,在小区里漫步时,住在上海的东北人暴岩看到两株珊瑚树花开得正好,蜜蜂围绕着花朵飞舞。那一刻他感到,“大自然还在按照原有的步伐,生生不息”。

根据两个多月的自然观察,暴岩在自己公号上发表了文章——《封了57天后,在小区发现了84种草药,43种野菜》。没想到,只有几百粉丝的“年更”账号获得了10万+浏览量,1.5万点赞数,媒体采访邀约也纷至沓来。

“能收获这么多关注,也许是这篇文章击中了一些人共同的情绪。”暴岩分析。

和暴岩一样,一群因疫情出不了门的普通人——学生、老师、手工艺人、退休老人……通过角落、阳台和窗户观察曾被自己忽视的自然:在小区找到了43种野菜,在校园发现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绶草,在阳台识别出79种鸟类。

这段特殊时光里,自然成为共同的倾诉对象。他们从自然中获得了知识和灵感,通过朋友圈、公众号和视频分享给了更多的人。自然观察减轻了他们的孤独感,疗愈了心灵,他们也重新认识了自然和人类。

发现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封控中,时间依然在流逝,可生活却陷入了停滞。人的心绪变得敏感,在有限的环境里,反而更能共情、更有耐心,更能发现新知。

自2022年3月底上海开始封控后,暴岩所在的小区有时允许居民下楼。在草坪、墙根、林荫地、停车场和其他一些犄角旮旯里寻找野生植物,成了他不多的乐趣之一。2022年5月4日,他突然想到应该把找到的植物分门别类记录下来,以“纪念这段奇怪的时光”。暴岩在小区里找到的84种草药里,不乏他过去以为很名贵的植物,比如何首乌。这让他意识到,那些平常被嫌弃被轻易割除的杂草,也很有价值。

被发现的,还有珍贵的保护植物。

B站ID为“麦兜是小狗”的小何是复旦大学文博专业大三学生,植物考古课是她的选修课,虽然作业因疫情取消,她仍然在校园里寻找植物。空旷的草坪上,渺小的绶草——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在微雨中亭亭玉立,一下子抓住了小何的眼睛。绶草是兰科中个头最小的成员,花朵一般为紫红色、粉白色或白色,呈螺旋状扭转,民间称之“红龙绕柱”。

复旦校园里的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绶草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