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炮灰”“外包战争”:雇佣兵参战俄乌“潜规则”

“他们依附于西方政治和金融集团,表面上以商业模式售卖战争相关服务,却本质上执行地缘政治任务。这种转型也使得西方通过变换形式来规避国际法制约。”

“未来雇佣兵的‘人权’注定被牺牲掉,因为‘外包战争’很合西方政府的口味,是介入全球热点的低成本途径”。

(本文首发于2022年6月23日《南方周末》)

美国军援乌军的“弹簧刀”巡飞弹,主要由外籍雇佣兵操作。 (作者供图/图)

2022年6月17日,俄罗斯媒体公布了2名在乌克兰被俘虏的美籍雇佣兵画面。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当地时间20日,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受访时表示,2名被俘人员在乌克兰参与了非法活动,向俄罗斯军队开火,将面临法庭裁决和惩罚。他还强调,2人不太可能受到《日内瓦公约》的保护,因为他们不属于乌克兰正规军。被问及2人是否会面临死刑时,佩斯科夫回应称,这取决于调查结果。

这已不是赴乌“外籍士兵”第一次面临法庭审判。

6月10日,从俄罗斯承认的政治实体“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传出消息,3名为乌克兰政府而战的外国雇佣兵被判死刑,相比之前5月3日俄检察机关对75名反俄外籍雇佣兵提起刑事诉讼,这起判例意味着,今后更多被羁押的被俘外籍军事人员将面临同样的命运。俄国防部发言人伊格尔·科纳申科夫曾警告,这些人不会被视为战俘,“除了死亡,他们最好的结局是长期监禁”。

赴乌“外籍士兵”最多的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等国政府,已出面否认向其提供任何官方支持。美国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在4月份最后一次记者会上把他们称为“外籍志愿者”(FV),应当“被视为乌克兰军人,依照人道主义法律作为战俘对待,获得全部保护”。

美国《秘密行动》杂志(Covert Action)2022年5月4日报道,珍·普萨基忽略了一个美国法律细节,禁止公民加入俄军,但准许其加入乌军,尤其多数美欧“志愿兵”的薪水是“深度国家”(Deep Nation)埋单的。

2022年5月4日,美国“军事”网站记者史蒂夫·贝农指出,在乌“外籍志愿兵”基本可认定为雇佣兵,“在正规军不能涉足的地方,必须依靠他们来实现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北约总部)的战略意图”。

与此同时,过去几个月战斗中失血严重的乌克兰军方,则更开放地欢迎外国人加入自己的“领土防御国际军团”(ILTD),乌克兰国防部和外交部在Instagram账户上列出自愿赴乌参战的“攻略”。

不过,乌克兰官员建议(但不要求)志愿者自带防弹衣、手套、承重背心、头盔等装备,如果凑不到,也可以把自己的旧军服带来。但美国《军事时报》记者霍华德·阿尔特曼提醒,美国志愿者别穿着本国军服进入乌克兰战区,“这可能会让自己的生命处于更大的危险中,并增加大国冲突的风险,把其他为乌克兰而战的美国人置于危险之中”。

“廉价的炮灰”

2022年2月24日,听到俄军进攻乌克兰时,曾服役美国陆军22年、已有四个孩子的老兵马修·帕克想起2006年在伊拉克并肩战斗过的乌克兰军人安德烈,“我是南卡罗来纳人,安德烈是乌克兰敖德萨人,我们在提克里特一起培训过伊拉克新兵,我教他们操作美式电台,安德烈则教他们单兵战术和怎么用AK-47步枪。”

安德烈后来移民美国。帕克告诉“石英”网站,“3月7日,我和安德烈同批12个人,都上了乌克兰前线,安德烈成了最好的向导,昔日在伊拉克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