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

编者按:光在宇宙真空中沿直线经过一年时间的距离,是一个惊人的天文数字。然而,相较于新闻摄影镜头所摄入的人间百态与心灵旅程,则又是微不足道的。因为,前者再远,仍可丈量;后者虽近在咫尺,却是无边无际、无垠无涯;方寸之间,世界折叠、历史浓缩、悲欢结晶、刹那永恒。

今天,南方周末迎来了第二个1000期。在这值得纪念的日子里,我们从千期刊发的数万图片中选择了这些寻常却又特别的光影留痕,它们既是新闻聚焦的定格,也是影像证史的线索。我们试图在展示这些聚焦结果的同时,也稍稍说明它们为何如此。因为这些“新闻背后”的动机与努力,正是我们希望一直保持的。说到底,这也是我们之间最牢不可摧的信任与陪伴,从一个1000期到一个又一个1000期……

千帆既已至,沧海当可渡。

每一段光年,你我都是同路人;每一部传奇,你我皆为缔造者。
(本文首发于2022年6月23日《南方周末》)

2007年9月4日,云南怒江州福贡县马吉乡恰马嘎村,马吉中心小学三年级学生余丽娜飞索过江上学。这条滑索是当时村民唯一的渡江工具。2018年底,恰马嘎村口横跨怒江的大桥通车了,飞索求学成为历史。“全国扶贫看云南,云南扶贫看怒江,怒江扶贫看福贡。”随着全国脱贫攻坚工作的深入有效推进,2020年11月,福贡县1.73万户、7.31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57个贫困村全部脱贫摘帽。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冯飞/图)

‍新闻背后:2020年,中国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千年夙愿,朝梦圆!2021年初,南方周末推出《民之大国·中国脱贫攻坚影像志》,其中摄影记者长达十余年对云南恰马嘎村、古路村、四川独龙村三个全国深度贫困村跟踪拍摄,新旧对比的照片令人感叹:在伟大的历史进程中,影像不曾缺席,并且成为最为真实和生动的证明。

吾乡:我生活的地方 (段俊/图)

吾城:我生存的地方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冯飞/图)

‍新闻背后:全球化与城市化的急速进程,使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得不面对从故乡到异乡的流转与变迁;即使从未离开过的家园,也在高速发展的物质社会中不断蜕变。吾城·吾乡,成为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距离、最深刻的落差。其中,既有个人生命体验的百转千回,亦有家国命运的波诡云谲。而摄影,就像一只手,悄悄地在现实和精神世界中放下地标,丈量着有形与无形。2013年、2016年、2020年,南周推出三季共22版《吾城·吾乡》摄影专刊及同名图文书。知名摄影师和全球读者的投稿汇聚成这部当代中国的速写,让我们以自己的方式,读懂中国。(详见:《吾城·吾乡: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距离《你,今年回家过年了吗?》《故乡,最深情的归途,最深刻的落差》

2020年7月11日,武汉,一对共同经历了“封城”之痛的情侣,特别到长江边为即将举行的婚礼拍摄婚纱照。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