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鸡汤卖出千家门店:老乡鸡凭什么争夺“中式快餐第一股”

养殖户在鸡的价格和销售渠道上话语权弱,束从轩想解决这个“卡脖子”问题,自己来赚卖鸡的钱。

淮南草母养殖到105天就可以上市销售,继续养殖对温氏而言并不划算。对于老乡鸡来说,只进行后面几十天的蓄养,同样提高了鸡舍周转率,降低了成本。

如果只有单一的餐饮公司,通常只能申请商务厅等部门的补贴,有养殖、加工等供应链公司,就可以申请农业部门、经信部门等多种补贴。

(本文首发于2022年6月23日《南方周末》)

安徽是老乡鸡的大本营,公司超七成的营业收入来源于安徽市场。 (南方周末记者 卫琳聪/图)

“老乡鸡近3年累计1.6万员工未缴社保”近日登上微博热搜,有媒体称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好老板“人设”崩塌。

束从轩在个人微博回应,1.6万的数字存在重复计算,截至2021年年底,老乡鸡员工实际参保率达到93.75%。没有做到为全体员工购买保险,他感到非常羞愧和自责。

老乡鸡正在冲刺“中式快餐第一股”。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束从轩手撕员工自愿免薪信,说哪怕卖房卖车,也会确保员工有饭吃,由此走红。

2021年,老乡鸡3个养殖基地共计出栏两百多万只鸡,一年卖出三千多万份鸡汤,仅靠卖鸡汤进账4.5亿。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在全国开出1073家门店。

尽管门店数比不上麦当劳(四千余家)和肯德基(八千余家),但在中式餐饮中,其已是最大规模。另一家中式连锁快餐乡村基也于2022年递交了招股书,它旗下两个餐饮品牌加起来的门店数量与老乡鸡大致相当。

从养鸡到开出千家门店,老乡鸡有什么秘密?

先人一步

芒种节气刚过,安徽合肥市肥西县的稻田里,村民正忙着插秧。早上6点开始,张祠村的乡间小路上不断有红色大卡车驶出,车上都装满了活鸡。

村里有一处占地163亩的养鸡场。工作人员束建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养鸡场有四十多栋鸡舍,一天大概5辆车拉鸡,每辆车装1500只。

束建军五十多岁,在鸡场工作了十年。中午时分,他正忙着杀鱼,给场里四五十号工人准备午饭。

行驶近四十公里后,车上载的鸡将出现在合肥市老乡鸡的餐馆里,变成食客面前的一碗碗鸡汤。

鸡汤是老乡鸡的主打菜。店内墙上写着“养了40年的鸡,熬了20年的汤”“在40年前场长就开始养鸡,养足了180天的土鸡熬汤就是香”。品牌Logo是一个头戴草帽、肩头站着一只鸡的农夫。

今年60岁的束从轩曾经是养鸡场场长。他身材微胖,经常穿着蓝色T恤或卫衣在社交平台发布短视频,操着肥西口音唱RAP宣传老乡鸡。

束建军和束从轩是亲戚,他说,束从轩四十年前就开始养鸡,而且一开始就是规模化养殖,搞孵化场,向周边农民卖鸡苗和饲料。当时多数农户是小规模家庭养殖,主要供自家吃。

早期养鸡很赚钱。因为鸡的生长速度快,养殖成本低,一栋大型鸡舍能养五六千只鸡,三四个月就可以出栏,行情好时能赚上万块,“比种一年庄稼强”。

在束建军印象里,束从轩是个很随和的人。2012年前后,他找到束从轩想找份工作,束从轩便安排他去张祠养鸡场上班。

老乡鸡董秘王国伟及他的同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990年代,束从轩已经是安徽省最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