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大河剧游高知:从山内一丰到坂本龙马

从濑户内海南岸的高松坐火车到土佐湾北岸的高知,一出火车站就看到三座高大的铜像在夕阳中熠熠生辉,正中自然是高知最著名的历史人物坂本龙马,左边是他的发小武市半平太,右边是与他同一天被刺杀的中冈慎太郎——他们仨都是对明治维新进程产生过重要影响的土佐志士,死后均被日本政府追赠禄位以表彰其历史功绩。

而他们政治志向的形成,其实要从明治维新之前近三百年的历史经纬说起,这也是我此行探访古城高知的缘起。

(本文首发于2022年6月23日《南方周末》)

每隔三年举办一次的濑户内国际艺术祭相当幸运地避开了新冠疫情:上一届艺术祭于2019年11月4日闭幕,彼时新冠病毒尚未肆虐人间;这一届艺术祭则于2022年4月14日开幕,正值新冠疫情显著缓解,日本政府不久便大幅放宽了防疫限制,艺术展馆里又出现了久违的人流。

像许多远道而来的当代艺术爱好者一样,我以四国岛东北端的高松为基地,开展了为期一周的艺术祭跳岛之旅。待到游程结束,我在四国多留了两天,去了一趟南部的高知县。

高知车站前的幕末志士铜像 (王在田/图)

“功名之辻”

先解释一下标题:“辻”是一个和制汉字,亦即日本创制的汉字,以“走之”配以“十”,顾名思义就是“十字路口”的意思。后来它同“腺”“鳕”这些和制汉字一起传回中国,被当作形声字赋予汉语发音shí。

《功名之辻》是日本历史小说名家司马辽太郎于1965年创作的战国时代题材作品,讲述武士山内一丰在贤内助千代的辅佐下由一介浪人平步青云成为土佐藩主的传奇故事,并于2006年由日本放送协会(NHK)拍成第45部大河剧,由俊男美女上川隆也和仲间由纪惠主演。

大河剧是NHK的长寿节目,每年围绕一位历史人物制作一部长剧,迄今已出品61部。大河剧每周日八点档播放一集,每集约45分钟,由年头播到年尾,用一年时间刻画这位历史人物的一生,以小见大,展现他/她所处的时代风貌,故而每部大河剧都可以视为日本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

我就是在播放《功名之辻》那年不慎跳进了大河剧这个大坑,此后每年都要花近四十个小时追剧,还一路追到了高知城下。

抵达高知的第二天一早,我就来到了高知城。如今的高知县,在明治维新废藩置县以前称为土佐藩,高知这个名字便来自山内一丰担任土佐藩主后修建的这座城堡。它位于土佐湾中部的大高坂山,可以俯瞰南侧的新月形海湾,一度被称为高智山城,后简化为高知城。

高知城的护城河边有一尊山内一丰驭马前行的铜像——虽然那个时代的日本武士身材普遍矮小,跳下马来可能还没有马高,但短小精悍的山内一丰横槊鹰视,倒也威风凛凛,一派诸侯气象。

高知城下的山内一丰铜像 (王在田/图)

其实这位诸侯的人生起点可以说低到了尘埃里:山内一丰的父亲山内盛丰是尾张国(今爱知县)岩仓城主织田信安的家臣,相当于一个乡镇级的行政官员。织田信安因立嗣问题被儿子驱逐,其同宗暨妻侄织田信长趁其内乱而起兵吞并岩仓,统一尾张。山内盛丰与长子在岩仓保卫战中双双战死,刚刚元服(即源自我国的成年礼)的次子山内一丰则成了浪人——没有雇主的流浪武士。

迫于生计,山内一丰归顺了仇人织田信长,被划归信长部将、行伍出身的羽柴秀吉(后来的丰臣秀吉)麾下。织田信长在即将统一日本前夕意外身死,羽柴秀吉继承了他的政治遗产,成为相当于天皇辅政大臣的“关白”——明朝政府一度还曾封其为日本国王。跟对了领导的山内一丰一路积功升迁,由区区二百石俸禄的底层武士逐步擢升至五万石封地的城主。丰臣秀吉死后,山内一丰再次作出了正确选择,抛弃老东家丰臣家,转投日后建立265年德川幕府基业的德川家康,最终成为土佐藩二十四万石封地的初代藩主。

说起来山内一丰此人资质平庸,既不是以武勇扬威疆场的猛将,也不是运筹帷幄的谋士,更不是统率千军万马的帅才,在秀吉帐下只能算二三流的偏将。他的仕途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在寒微之际迎娶的太太千代。

千代买马像 (王在田/图)

笠之绪文

进入高知城,走不多远就能看到另一座塑像:一匹骏马扬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