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个子女的“父亲”:生育医生克莱恩的秘密

美国一位生育专科医生,在求助者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自己的精子为她们人工授精,生下了至少94个子女。

截至2021年,美国只有4个州惩罚医生在没有明确同意的情况下,将自己的精子植入需求者体内。这意味着,对于其他46个州来说,“对犯罪行为的惩罚留给了每个州医生管理的医学委员会”。

责任编辑:李慕琰

唐纳德·克莱恩 (资料图/图)

2022年5月,Netflix播出纪录片《我们的父亲》,讲述了一个惊人的故事。多年前,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的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一位名叫唐纳德·克莱恩的生育专科医生,在求助者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自己的精子为她们人工授精,生下了至少94个子女。

1979年,唐纳德·克莱恩的诊所开业。目前被发现的子女,大多出生于1979年到1986年之间。当时,克莱恩告诉那些向他寻求帮助的不孕家庭,他会使用丈夫或捐赠者的精子。后者大多是医学生,年轻、聪明,“好心的”克莱恩还会找长相和丈夫更接近的捐赠者,且同一个人的精子不会使用超过三次。

克莱恩的秘密无人知晓,直到在线DNA测试的出现,人们才知当年的一切是惊天的谎言——在许多案例中,克莱恩使用的精液都是他自己的。这意味着,他在未经这些女性同意的情况下,让她们生下了克莱恩的孩子。

94个兄弟姐妹中的大部分人,集中在印第安纳州,住在方圆40公里以内,不少人的住处距离克莱恩只有几分钟路程。人们可能是同父异母的血缘关系,却毫不知情。这带来近亲结合的隐患。事情被揭露后,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我的孩子怎么办?甚至有人告诉女儿,当你开始约会时,一定要小心,“我们必须弄清楚这个人是谁”。

所有人都想知道,克莱恩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是为了保证生育诊所的生意,为了性,还是有更不可告人的阴谋?从伦理的角度说,这件事与人类的道德情感相悖,法律又是否会给予他严惩?令人意外的是,纪录片的结尾,当这件事进入法律诉讼程序,人们并没有得到期待已久的结果,他近乎脱罪了。

DNA的礼物

雅各芭·巴拉德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她金发碧眼,白人长相,家里的其他人却是黑头发,黑眼睛,橄榄色皮肤。十岁那年,母亲告诉了她真相。1979年,因为多年不孕,她去克莱恩的诊所做了人工授精手术。克莱恩说,他会找医学生来捐精。

2014年,雅各芭33岁时,开始寻找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她从小渴望血缘至亲,因为克莱恩当年对母亲说,同一位捐精者的精子不会超过三次使用,她猜想,自己可能有一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为了寻找捐精者的线索,她曾打电话到克莱恩的办公室,正好是他接的,他很直截了当,说当年的病历已经销毁了,自己没有更多信息,祝她好运。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雅各芭随后注册了一个面向被收养者和捐赠受孕儿童的网站,很快遇到一位女性,她的妈妈也接受过克莱恩的治疗。雅各芭在Facebook上找到了她,看到照片时惊呼,“天啊,这是我的妹妹。”

这位女性还认识另一个人,她的母亲也找克莱恩实施生殖辅助,她还有一个妹妹。这四个人决定做23 and Me测试。这家位于加州的基因技术公司,推出了一款时下流行的在线DNA测试产品。人们只需线上下单产品,邮寄唾液样本,就能获取一份基因报告。

DNA结果证实,她们的确是同父异母的姐妹,网站上还有4个匹配,使得同父异母兄弟姐妹的数量达到了8个。雅各芭非常兴奋,但也有一层担忧。

她和其他七人的父系匹配中,都有一位叫西尔维娅的远房表姐。她在23 and Me上给西尔维娅发信息,询问她家谱里都有哪些姓氏。一长串名字中,有一个斯温福德,是唐纳德·克莱恩母亲的姓氏。雅各芭心里闪过一种可能性。

“有没有可能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