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作家荞麦:我从这些信件里看到了一代痛苦女性的形象

你会看到人的困境是在于,尤其对于女性来说,她知道可能这个东西好,但是她承受不了,她知道那个东西可能更传统、更保险,但她走进去之后,发现也不保险。没有哪条路是容易的。很多人觉得自己能通过一两个决定把生活稳定下来,其实生活时时刻刻都会出现问题。

1973年伯格曼执导的电影《婚姻生活》剧照。 (资料图/图)

作家荞麦在微博上拥有156万粉丝,她从两年前开始收发私信,累计收到的私信多达7万多封。她将这些私信分类、整理,有的公开发布,供大家观点争鸣;有的只点对点私信回复、答疑。

她对信里各种关系的书写都表现出极高的接纳度,也小心翼翼保护着她们的隐私,成了不少现代女性的“树洞”。一位女性私信她,说:“荞麦,你分享的私信里各种问题,基本都可以在评论区里得到分析,得到各种答案,比闺蜜管用,甚至,比娘家管用。有时候觉得你的评论区就是娘家人。”

荞麦很高兴收到这样的评论。“我以前对生活的理解还是很浅薄的,过于轻松,这也是我写作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我实际上处于一个较为轻松的社会关系和生活状态中。这些私信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打开眼光的机会。”

“人类真的很难做到立刻清算一段关系”

南方周末:这么多来信里,很多都在倾诉婚姻里的不忠,对于忠诚这件事,这些来信会给你形成什么样的整体印象?

荞麦:我觉得大家在谈论忠诚的时候仿佛一种恐吓一样,提前预警,不断强调一定要忠诚,要不然这个事情会非常糟糕。其实大家很快会发现,很多女性会说,我绝对不能接受男的怎么怎么,就像提前预警:你不要惹我。其实真的发生了,有多少女生做出了坚决的反应?没有。很多男的很清楚这只是一种恐吓。

与其做出恐吓,还不如真的做好准备。如果发生了,你真的有办法回应吗?如果没有保护好它,你准备怎么办?还是说你只能忍受,完全被动接受?我觉得很多女性没有想好这件事情。

但对我来说,我没有办法给出论点,因为我个人的做法没有办法被执行到其他女性的生活中。比如说我肯定不会看对方手机,他也不会看我手机,我们互相有自己的隐私权,我们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是不去干涉对方的。但是你如果跟一个女性建议说,不要看对方手机,很多女性其实是没法接受的。但是当她们真的在手机上发现了一点点东西,比如看到对方一些暧昧的话,或者一些可疑的支出,写信过来咨询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