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中东“找油”为何没如愿?彼此“爱意”在下降

美国与中东,彼此的“爱意”与分量都在下降。

责任编辑:姚忆江

美国总统拜登 (新华社/图)

2022年7月16日下午,拜登在沙特第二大城市吉达登上“空军一号”,结束了他任内首次中东之旅,但对于拜登来说,此行难言圆满。

随着美国战略重心调整,过去18个月来,中东地区不在拜登的“重点关注”范围。但随着俄乌冲突加剧,西方国家出现能源危机,美国的“姿态”也在发生微妙变化。

与几位前任总统相比,拜登对中东的访问有点“姗姗来迟”。

前总统特朗普上任后,第一次外访就选择了沙特。而同为民主党总统的奥巴马,在上任后4个月就访问了沙特,并在任内访问沙特五次,频率仅次于德国和法国。

“此次拜登中东行,脑海里想的更多的其实是如何利用油价对付俄罗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尽管美国宣称不会离开中东,但是其中东政策的独立性可能会下降,“会越来越具有从属性,从属于对俄等国家的政策。”

首要任务:“找油”“安抚”盟友

美国劳工部公布最新数据,2022年上半年,美国遭受高通胀率冲击。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9.1%,创下40年来新高纪录,其中近一半的涨幅是由能源价格带动。

在能源危机的背景下,拜登此行把重要的一站放在沙特。

临行前,拜登在《华盛顿邮报》撰文指出,着眼于两国关系的“重新定位”,是此行拟定的任务之一,将推动沙特等海湾国家增产石油,以缓解美国四十年来最严重的通胀和前所未有的高油价。

7月15日,美沙两国发布了一揽子协议声明,双方签署了18项协议和谅解备忘录,但唯独对于拜登最关心的石油增产,当天却并没有公开声明。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在吉达峰会发言中,对增产石油问题含糊其词,表示沙特“有能力”提升石油产能至日均1300万桶,但暂时没有额外的能力,将原油产量继续提高。

2022年3月,面对不断飙升的油价,拜登曾向沙特和阿联酋寻求帮助,但是其领导人都拒接电话。

“如今越来越多的中东国家,对美国的信任度出现下降。”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范鸿达教授表示,美国内部对沙特政权的巨大争议,与沙特关系的修复相当困难,“但因为种种因素,沙特也不会远离美国。”

自1945年以来,美沙关系一直是美国中东政策的重要支柱。但“9·11”事件发生后,美沙关系时有风波。

2018年卡舒吉事件,更是美沙关系恶化的重要导火索。当年,长期批评王储穆罕默德的沙特记者,也是美国《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者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遇害。美国情报部门曾表示,有确凿证据证明,是穆罕默德王储亲自下令杀害卡舒吉。对此,沙特方面则予以否认。

该事件引起美国舆论一片哗然。美国国会向时任总统特朗普施压,要求他对此有所表示。相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大山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