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危机加剧全球粮食保护主义?

“燃料成本涨了太多,而我还要算上化肥、种子、杀虫剂、税收和农场员工等成本。2022年我可能血本无归。”

“这是一场残酷的游戏……最贫穷的地区正在为争取有限的食物而互相竞争。”

(本文首发于2022年8月4日《南方周末》)

2022年7月30日,乌克兰切尔尼戈夫州进入收割季。 (新华社/图)

2022年8月1日早晨,俄罗斯、乌克兰就恢复从黑海港口外运农产品分别与联合国和土耳其签署协议后,第一艘载有乌克兰粮食的货轮开始驶离敖德萨港,该船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附近停泊,最终抵达黎巴嫩。

据美联社报道,这艘悬挂塞拉利昂国旗的“拉佐尼”号货轮装载超过2.6万吨玉米。7月初,乌克兰人谢尔盖·柳巴斯基站在一片金黄的麦田前踟蹰不前,他正在苦恼:是否要收割新一季的小麦。

柳巴斯基生活在乌克兰卢甘斯克以西30公里的村庄,他拥有一片170公顷的农田,每年他都会种上大片的小麦、大麦和向日葵等作物。

“现在油价太贵,有钱也很难买到。要是收麦子,还得冒着被轰炸的风险。”柳巴斯基对着农场里那台老旧的联合收割机皱起眉头。他的村庄另一侧紧邻着一个俄军基地,日夜回荡着军机的轰鸣声与滑翔声。

俄乌冲突已逾五个月,其引发的粮食危机仍在持续。据乌克兰农业部统计,冲突爆发以来,大约有2000万吨准备出口的粮食被困在乌克兰境内。

“待到2022年秋收之后,被困在乌克兰的粮食可能上升到7500万吨。”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在一次讲话中表示。

“要么一分钱赚不了,要么等着农田被炸毁”

乌克兰是世界第四大粮食出口国,其耕地面积占全国总面积的55%。每年乌克兰提供全球40%以上葵花籽油、近20%的玉米和10%的小麦出口。

战火影响了乌克兰的粮食种植与出口。俄乌冲突初期,柳巴斯基的进口玉米种子迟迟未到,他被迫将40公顷玉米田撂荒,现已成为“存放军用物资的土地”。

“从7月中旬至8月10日都是收小麦的好时日,否则麦子就会因为水分流失而落入农田。”柳巴斯基揪下几粒小麦,揉干了水分,麦粒就会干枯落地。

小麦收割窗口期只有短短二十余日。同村的农场主阿纳托利·莫伊申科(Anatoly Moyshenko)有足够的柴油收割小麦,但他更害怕的是从天而降的火箭弹。

“不久前,几位乌克兰士兵在我家麦田里见到了一枚火箭弹弹头。2022年收麦子就像是去赌博。”法新社援引阿纳托利的话。

俄乌冲突以来,超过四分之一的乌克兰耕地受到战争影响。其间,一些农民在布满地雷的田野中丧生。乌克兰《敖德萨日报》透露,超过30万平方公里的乌克兰土地需要排查地雷。

在顿涅茨克州斯洛维扬斯克县,谢盖尔·库伦尼(Sergei Kurinniy)的农场面积有3400公顷,他在田地里种植小麦、葵花籽,还搭了一间牛棚。

2022年7月中旬,一枚火箭弹落在库伦尼的农场里,导致二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