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文化挪用”是自认弱势, 落入白左的叙事议程

一百多年过去了,日本早已成为世界第二大文化输出国,势头强劲的日本文化借助游戏、动漫、影视、服饰、饮食等载体牢牢占据了英语文化之外的半壁江山,也就自动从“文化挪用”的战场里逐渐撤出了

(本文首发于2022年8月4日《南方周末》)

日前,迪奥被控袭用马面裙遭遇抗议。一些人大谈“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这个短语一定要慎用,因为它的背后是一整套没有准确定义、极易误用的概念,很容易让人陷入似是而非甚至驴唇不对马嘴(马面裙)的尴尬里去。

“appropriate”本身是一个中性词,原义是“适宜,恰当”,拉丁词根“as appropriate”则是“酌情,视情况而定”,派生词“appropriation”在艺术与音乐里是“复用”,在经济学里是“拨付”,后来才逐渐引申出“挪用,盗用”,偏贬义,而且贬义只有在语境里才能显现出来。“cultural appropriation”这个词,本身出现得就比音乐艺术(20世纪初就有)领域的“appropriation”更为晚近,第一次见诸笔墨是1945年,大量使用则要等到1980年。

“文化挪用”这个词从它来到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