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延毕的年轻人: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一直没有时间让你整个人是放松状态,可以不用去想、去竞争,不用和别人比较,不用想未来岗位如何,到底有什么样的结果。”

她申请延毕后,几乎所有老师的第一反应都是不解:你拿一个硕士毕业证不是很容易吗?为什么要拿这段时间去赌不确定性?

(本文首发于2022年8月4日《南方周末》)

一些年轻人主动申请延期毕业,以换得更好的升学或就业机会。 (视觉中国/图)

2022年7月,毕业狂潮轰烈滚过,1076万毕业生走进社会,大学校园重新变得空荡。对于应届毕业生韩悦然来说,学生生涯却并未告止。四个月前,她向学院递交了延期毕业申请书,延长学生身份半年,同专业的同学里,她是唯一选择主动延毕的人。

自20世纪末国内研究生扩招以来,硕博延期的现象屡见不鲜。中国教育在线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硕士延期毕业率达到10%。只是,和被迫延期的毕业生不同,韩悦然的毕业论文早已写完,毕业只差临门一脚。在前一年的校招中,她斩获了一些工作机会,但是不算满意。“就业市场环境并不好,我不想为了就业而就业,随随便便找一个工作。”她说,延毕是想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清华大学博士生曾克对这种喘息的需求再熟悉不过。2020年,为了更充分地准备后一年的博士申请,他将原本两年的硕士学制抻长到三年。回顾十八年求学生涯,他发现中间没有任何停留的时刻,“整个人非常疲惫”,几乎没有休息的机会。

“这个休息当然不是简单地说我玩一两天、出去旅行。”曾克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而是说,一直没有时间让你整个人是放松状态,可以不用去想、去竞争,不用和别人比较,不用想未来岗位如何,到底有什么样的结果。”

曾克统计过,班里的博士同学,三分之一到一半都不是一路直升上来的,多多少少有过中断的时间。尤其有些硕士在英国就读,学制只有一年,不可能刚入学就准备申博,“自然而然中间会有Gap Year(间隔年)去准备申博的事项。”

有人在微博上感慨:“为什么我们东亚做题生的人生中就没有Gap Year呢……感觉自己的一生就像那只不能落地的小鸟,不知道被谁拧紧了发条,不停冲冲冲,冲到撒手人寰那一刻。”

在这个1076万人的毕业季,一些人试着把发条拧松,将思考未来去向的脚步放缓一些。

高性价比的选择

决定延毕之前,曾克的学业发条始终拧紧。

2017年,还在天津某985高校读本科时,曾克便将大三所有的时间投入在考研上,他的本科专业是国际关系,考研目标是北大的新闻传播学,属于需要补课的“跨考”。升学之旅漫长得像一段马拉松,2018年3月,结果才尘埃落定。曾克几乎是没有休整地,立刻为自己安排了一段长达五个月的互联网实习。他说,这段实习的唯一收获是,“自己不太适合互联网公司的生活节奏。”

对于学制两年的硕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