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编余参谋到“海陆两栖”营长

“现代战争是系统与系统、体系与体系的对抗。”陈松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只有把合成作战思维理念融入到战训活动中,才能攥指成拳,实现部队由表及里的深层次转型。”

从1998年洪水中“亲眼看见子弟兵用身体抵挡决口”开始,他始终坚持自己的军旅梦,并且一次又一次因此作出不一样的选择。

责任编辑:姚忆江

训练了一天,陆军第73集团军某合成旅营长陈松回到住所,来不及脱下迷彩服,就拿起手机,和视频电话里的女儿打招呼,眼神温柔。和在“战场”上透着一股“野性”的陈松,形成“反差萌”。

军旅18年,陈松先后被陆军表彰为“优秀指挥军官标兵”“优秀共产党员”,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2次。

“他是位懂联合、精装备、善指挥的合成营长。73集团军某旅领导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陈松着眼陆海并重”“装备迭代的营队实际,创新战术战法,推动了营队备战转型和能力升级。

“对大部分人来说,军人最苦的地方,就是很少有机会跟家人团聚。”陈松却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家属在生完小孩后,身体虚弱伴有轻微的产后抑郁症,都是靠自己克服恢复。“我只能经常打电话口头上安慰鼓励,其它无能为力。”

但从1998年洪水中“亲眼看见子弟兵用身体抵挡决口”开始,他始终坚持自己的军旅梦,并且一次又一次因此作出不一样的选择。

部队转型,“穿新鞋不能走老路”

“历经多次转岗,我遇到过很多困难,尤其是担任合成营长,感到压力巨大。”想起“转型”那阵,陈松仍记忆犹新。

2017年初,新一轮军队改革向“脖子以下”推进。部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进一步优化,并列装全新主战装备。

由于新调整组建的旅队干部暂时超编,陈松成了旅机关作训科一名编余的参谋,在外人看来前途茫茫

“改革期间,转业名额多,家人也希望我趁这机会,多陪伴她们,多照顾家庭。”陈松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家里人甚至帮陈松找好转业的“后路”。

陈松不是没有想过。趁着改革“激流勇退”,加上自己荣立过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转业到地方,安排个好工作不成问题。

那几天,陈松常常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挣扎过后,他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带着对家人的歉意,整装重新出发。

“所谓转型,其实是内外合一。陈松认为,内转的是理念、思维,外转的是技能和素质的提升。

但面对全营装步、坦克、通信、侦察、工兵等十余个兵种、数十种武器装备、近百个不同专业岗位,陈松一时无从下手。

“那时酷暑天,战车内温度常常达到四五十度,陈松一进去就是几小时。”突击车2连火控技师万罗程记得,陈松每天都会钻进拥挤的战车里,研究战车构造、工作原理、操作技巧。

陈松经常到基层调研训练、制定计划、协调解决困难。虽是编余身份,但因为工作出色,同年底,陈松被任命为改革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知了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