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转型之痛:“格力过去的30年被空调‘绑架’了”

对于格力来说,新玩家飞利浦的袭扰只是癣疥之疾,更严峻的挑战则来自老对手美的的后来居上,以及格力内部的渠道变革、多元化进展缓慢。

格力销售渠道从2019年大力向线上转型过程中,和线下经销商之间产生了利益博弈,被外界解读为“左右互搏”。

小家电算是快消品,讲的是性价比。但格力是能用十年的产品思路,质量好,成本就会偏高。

责任编辑:顾策

2020年9月18日,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在广西桂林市进行直播带货,当天直播销售11亿多元。 (视觉中国/图)

2022年8月9日,飞利浦空调在杭州召开新品发布会,董事长黄辉、总裁胡文丰相继上台发言。比讲演内容更受关注的地方,是两人的身份。2021年年初时,黄辉还是空调巨头格力电器(000651.SZ)执行总裁、胡文丰则担任格力电器总裁助理。

据多位格力员工透露,2021年,黄辉、胡文丰等人离职后,陆续有管理层离开格力加盟飞利浦空调,包括曾担任董明珠秘书的刘乙蓉。

飞利浦空调成立不过三年,投资方已多次更迭。一位飞利浦空调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飞利浦空调定位中高端,团队大多来自格力电器,管理模式也参考格力,目前空调还是由创维进行代工生产。

企查查显示,飞利浦空调的运营方为南京智浦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股东为黄辉、胡文丰、安徽美博智能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飞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不明,背后真正投资方也扑朔迷离。

“开拓市场时,优先考虑格力经销商,他们懂市场,有资金实力。”一位在飞利浦空调经销商处工作过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

飞利浦“挖墙角”的举动,迅速遭到格力的反击。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2022年7月,多名经销商收到格力“二选一”的通知。一名安徽省的格力电器经销商负责人在内部会议中称,“禁止经销商既销售格力,又销售飞利浦空调”。

针对飞利浦空调发展事宜,南方周末记者致电飞利浦空调董事长黄辉,他表示目前正处在敏感期,婉拒了采访。

其实,对于格力来说,新玩家飞利浦的袭扰只是癣疥之疾,更严峻的挑战则来自老对手美的的后来居上,以及格力内部的渠道变革、多元化进展缓慢。

2020年,美的集团(000333.SZ)空调业务超越格力电器。此外,与2021年年初相比,如今格力电器股价“腰斩”,市值蒸发约2000亿。

这一次,格力能否顺利度过转型阵痛期?

“经销商不愿意压货”

2022年8月初,格力电器佛山经销商徐富贵接到了上级经销商电话,询问是否愿意完成冷年200万元的压货任务。虽不及前几年的四分之一,但徐富贵还是选择放弃。完成任务拿到的利润走低,销售难度又在增加,徐富贵没了动力,连着两年没做任务。

8月,多地持续发布高温红色预警,气温屡次突破历史极值。但在空调行业,这个月却是新一轮冷年开盘期,销售逐渐步入淡季。冷年开盘数据,让厂家可以预判接下来的销售趋势。

“如果上面来催,就打个几万块钱应付一下。”徐富贵向南方周末记者感慨,附近好几家格力经销商都选择放弃任务,格力也知道大家难做,不会轻易处罚。

全国31个省市,分布着格力电器27家销售公司,3万多个专卖店,形成庞大且复杂的经销商网络,每个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柔翡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