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PX后传 “隐姓埋名”进漳州

2007年厦门PX事件中的种种难题,随着项目的迁址,摆在了漳州人的面前。上一次,民意的理性表达与政府的积极回应,虽经历冲突,最终促成了相对圆满的结局,被舆论称为具有里程碑性的公共事件,这一次,答案还未明晰。

■编者按:2007年厦门PX事件中的种种难题,随着项目的迁址,摆在了漳州人的面前。上一次,民意的理性表达与政府的积极回应,虽经历冲突,最终促成了相对圆满的结局,被舆论称为具有里程碑性的公共事件,这一次,答案还未明晰。

 在整整沉寂一年后,厦门PX事件终于有了后续消息。

1月20日,国家环保部正式批复翔鹭集团的PX(对二甲苯的英文简称)和PTA两个项目,项目已确认落户与厦门相隔近百公里的漳州古雷半岛。

这也是自2007年12月厦门召开PX项目公众座谈会,化解“散步”风波后,第一起实质性的后续进展报道。当年从厦门移至漳州的迁址意向,也将从纸面落到地上。

2月2日,漳州市发改委投资处人士透露,春节后第一天上班,部门领导已飞赴北京。翔鹭集团一高管也证实,国家发改委对PX项目的审批已在进行中。

尽管项目所在地古雷半岛杏仔等村的农地上依然种着大片的胡萝卜,但漳浦县官员相信,如果审批手续顺利的话,PX项目预计在2010年即可正式投产。

迁建漳州,会否重蹈厦门覆辙?漳浦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洪振垣称,漳州不会强行推进,“我们会耐心等待”。

低调公开

已不使用“PX”一词,而是以“古雷重大石化项目”代称

尽管落户消息已经公诸媒体,但春节前后,南方周末记者走访漳州市发改委、环保局、古雷开发区管委会等诸多部门,回答之辞仍多为“不知道”。

作为漳州市有史以来最大的投资项目,PX并未获得如厦门早期般高调宣传的地位。在漳州市党委机关报《闽南日报》网站上,甚至搜索不到关于PX的只言片语。

为外界所关注的环评信息,尽管曾于2008年9月11日和11月6日两次在该报公示,但登载公示信息的版面,并未见于网络。

洪振垣说,官方的态度是“只做不说”,要“有利于重大石化项目的平稳落地”。

甚至在漳州官方场合,或者官方文件,已不使用“PX”一词,而是以“古雷重大石化项目”代称。

漳州官方极力避免重蹈厦门事件的遭遇,事实亦证明此担心并非多余。

2008年初全国“两会”上,漳州市长李建国面对外界的追问,表示PX落户古雷仅是“意向”。彼时,PX选址的确仍在进行中,古雷仅仅是选项之一。

但局部反对情绪已然来袭。就在会前,漳州东山县部分民众对PX项目落户采取了反对行动。

东山岛与古雷半岛隔海相望,以渔业和旅游业闻名,尤其是旧县城铜陵镇,距离PX工地只有12公里。2007年底,厦门PX事件平息后,关于PX剧毒的传闻很快波及了这座海岛县城,内容与厦门PX风波中的传闻基本相同。

迁建地漳浦县官员彼时接受媒体采访时尚显轻松:“古雷不急,东山急什么?”未料,2008年10月,古雷征地正式启动后,各种传闻同样传遍半岛。

全民教育,未雨绸缪

厦门不要,而我们要,难道厦门人是人,我们就不是人吗?

传闻和反对事件的发生,真切地敲响了漳州市政府的警钟。“现在谈PX项目几乎是‘谈虎色变’。”2月2日,漳州市环保局局长黄建化对本报记者称,应该以平常眼光看待。

事实上,漳州市早已“未雨绸缪”,且进行了全面部署,以“统一思想、统一口径、统一行动,形成合力”。

“既然项目这么好,为什么要迁离厦门,厦门不要,而我们要,难道厦门人是人,我们就不是人吗?”

漳州市的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