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王同室:我目睹她“卸下人设”疲倦冷淡又悠闲自然的另一面

女王这种疲倦冷淡同时又悠闲自然的一面,在她或者其他皇室成员的公共活动上应该是看不到的。21世纪的皇室,不仅仅是君主立宪制之下英国国家的象征,也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和公关机构。包括女王本人在内的每一个成员,在出席公共场合事务时,如同品牌的需要,都有着精心安排的固定的人设。

责任编辑:陈斌

96岁的女王升遐,既在意料之中,对英国人来说又依旧是令人震惊的新闻。毕竟伊丽莎白二世的存在贯穿了当代几乎所有英国人的人生记忆:这么多年来,她总是在那里,好像永远不会离开。直到去世前的两天,她还亲自任命了在位期间的第16位首相,可谓是工作到生命最后一刻。在英国生活多年,我也曾在不同场合见过几次皇室成员,这里特别想起几年前我和女王同室做礼拜的事儿。

我当时作为接受出庭大律师训练的学员,能申请去女王私家的温莎皇苑行宫 Cumberland Lodge参加英国大律师公会四大殿的全封闭性庭辩集训。Cumberland Lodge位于和温莎堡直接相连的巨大林地里面,始建于1650年,第一家住在里面的,是温莎皇苑首任大总管、查理二世最宠爱的近侍Baptist May。当时皇室就立了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这幢行宫的入住者,必须是君王“最好的朋友”。

总管退休之后,入住这个行宫的第二家,是丘吉尔公爵一家。公爵夫人Sarah Churchill是当时安女王的最好的闺蜜,在朝野里权倾一时。她的子女也都是皇亲贵胄,后代对英国的影响非常大,比如温斯顿·丘吉尔,就是这个家族的。公爵夫人的二女儿,嫁入了Spencer伯爵家族,那个家族后来有一个女孩子成了英国王妃,就是那个红颜薄命的戴安娜。

接着丘吉尔家族住在行宫里面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