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铭:共富是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发展的地方丨共富征途

如果没有制度障碍,人口的自由流动可以使不同的城市之间和城乡之间实现人均收入的均等化,或者生活质量的均等化。当设置了劳动力流动障碍的时候,“均等化”就实现不了了,它就会转化为地区之间、城市之间和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这是我一直在讲的道理:在集聚中走向平衡。

让有地理优势的地方继续保持优势,让地理条件不够好的地方找到自己的比较优势。因此,需要适度人口流出来提高留守人口的人均收入,无论流出人口还是留守人口都可以增加收入,共同富裕。

如果在人口流入地同步增加土地和住房的供应,对稳定全国房价也有利。

(本文首发于2022年9月15日《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冯叶

陆铭。 (受访者供图/图)

2020年8月24日,47岁的陆铭获邀参加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主持的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与会专家有二十余位,他是最年轻的学者之一。

陆铭是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诸多社会职务外,他更被人熟知的身份是畅销书《大国大城》的作者。

《大国大城》出版于2016年,豆瓣打分8.7分。时隔六年,陆铭推出了新书《向心城市》,继续聚焦后工业化时代,中国城市所呈现出的发展规律。

2022年9月1日,南方周末记者在上海的“网红街”大学路与他交流了两个多小时,探寻“共同富裕”的实现如何与城市发展规律相交。

大学路,也出现在他的书里。这是一条700米的街道,聚集着美食、咖啡、服饰等各类小店,酷暑之后的上海,多地的商业还没有完全恢复,这里的行人已经是川流不息。但住在附近的居民也会抱怨此处垃圾、噪声、油烟和消防等问题。

“人们喜欢多样性,但是又不喜欢跟差异大的人住在一起,这是一对属于现代城市的矛盾。”陆铭说,就是因为这个矛盾,才有包容性和城市治理的问题。

制定公共政策时不要伤害城市活力

南方周末:在您眼中,什么是城市?

陆铭:城市,本质上是方便人和人见面的地方。

城市发展有三个规律:第一,经济发展水平越高,城市化率越高;第二,城市人口的分布,不管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全世界范围内出现的趋势都是人口从小城市向大城市集中;第三,在一些经历过工业化,然后转向服务业为主的大城市及其周围都市圈范围,人口出现了分散化再向市中心集中的趋势。这就是“向心城市”的含义。

目前,中国的城市化率,在与全世界处于相近发展水平的国家和地区相比低了大约10个百分点。我们仍有地方用行政化手段控制大城市的人口规模。

如果没有制度障碍,人口的自由流动可以使不同的城市之间和城乡之间实现人均收入的均等化,或者生活质量的均等化。当设置了劳动力流动障碍的时候,“均等化”就实现不了了,它就会转化为地区之间、城市之间和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这是我一直在讲的道理:在集聚中走向平衡。

对于人口流入地的城市管理者来说,应该从供给端努力,提供总量更多、质量更好、结构和空间布局更优化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

南方周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bemay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