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情怀

就是这样一个人,十多年后,当我们不再是同事,为了和他毫不相干的一名记者的工伤维权,他三番五次打来电话,当年那个眼睛揉不进沙子的年青人,似乎又横眉怒目站在我的面前

故人如故

在书生成堆的地方,这样的执守,有一种荡涤污浊的澄明,有一种风雨同舟的温暖,有一种直抵人心的力量

曾经觉得,赤子之心属于心灵的化境,庸常之人难以企及。随着年事渐长,周围的人来来去去多了,不经意间蓦然回首,那样的化境,其实就存在于庸常的生活当中,并且令生活变得不那么庸常。

在报界做事,写文章是一门活计。几十年世事沉浮,一些年长的同行,包括我自己,都不免有过“奉命之作”,甚而是“违心之作”。直到今天,虽然季老的箴言“假话全不讲,真话不全讲”博得了众人称道,但是,受利益驱动,被利害左右,讲昧心的话、作违心之文这样的“职务行为”,如同社会上其他庸常的恶,仍时时被堂而皇之地放纵着。

是呵,当恶以庸常的面目出现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