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佩蒂·史密斯

佩蒂·史密斯经历过这么多人生伤痛,她仍然充满摇滚乐的爆发力,充满对世界的热情,并不时流露出小女孩般的腼腆与真挚的笑容。

我重回纽约的革命现场CBGB,看史密斯的表演。看着台上的她,没人会相信她已经接近六十岁,经历过这么多人生伤痛。她仍然充满摇滚乐的爆发力,充满对世界的热情,并不时流露出小女孩般的腼腆与真挚的笑容

 

当年她只是纽约街道上千百个无名诗人之一

2006年初的冬天,我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表演厅,看佩蒂·史密斯(Patti Smith)和吉他手蓝尼·凯(Lenny Kaye)的演出。史密斯缓慢地读着她的诗,然后吉他开始加入,从简单到逐渐激昂,她的朗读声也越趋高亢,仿佛一场幽缈深邃的性高潮般不断攀升,不断攀升,直到你分不清楚她是在唱还是在吟。这是一场最缠绵的交媾:诗歌与摇滚的交媾。

35年前的早春,这两人在纽约东村的圣马可教堂第一次合作表演。彼时的佩蒂·史密斯只是纽约街道上千百个无名诗人之一。这次演出她邀请了吉他手、乐评人蓝尼·凯为她的朗读伴奏。台下观众只有几十个人,这些在场者,见证了摇滚乐史上的传奇夜晚:他们俩用文字的韵律融合三个和弦的节奏,宣告了一种新艺术形式的诞生,一种新的摇滚乐的可能。

史密斯首先是一名诗人,其次才是一位摇滚乐手。

高中时,她沉迷萨特、让·热内和爵士乐。毕业那年夏天,她在工厂的生产线工作,被疏离与寂寞包围,在工厂附近的书店,她发现了一生的精神指引:法国象征派诗人兰波。

1967年,史密斯来到纽约,一个属于所有波西米亚族的天堂与幻影城市。此时的纽约正经历一场又一场的艺术暴动。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绘画上的抽象表现主义、文学上的垮掉的一代诗人,点燃了城市的欲火,而安迪·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